【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五十六章 唐吉訶德為維護唐娜羅德裡格斯女兒的名譽,與僕人托西洛斯進行了一場空前的決鬥

 

  公爵和公爵夫人對他們讓桑喬當總督這個玩笑並沒有感到後悔。特別是管家當天也趕回來了,向他們一五一十地把桑喬說的話和做的事都講述了一遍,甚至包括他們佯裝攻島,桑喬害怕,一走了事等等,公爵和公爵夫人更覺得有意思了。接著,故事說到規定的決鬥日期到了。在此之前,公爵已經多次囑咐僕人托西洛斯,該如何戰勝唐吉訶德,卻又不能傷害他。公爵還吩咐把長矛的鐵尖取了下來。公爵對唐吉訶德說,他所信奉的基督教不允許這次決鬥太殘酷,千萬別危及性命。他能夠在自己的領地上提供決鬥場地就很不錯了,因為決鬥違反了教會關於禁止決鬥的規定。他不想讓這次決鬥那麼嚴酷。
  唐吉訶德說公爵儘管吩咐,他都會服從。可怕的一天終於到了,公爵已吩咐在城堡前面的廣場上搭起了一個寬敞的決鬥台,決鬥的裁判和原告女傭母女都坐在台上。當地和附近的無數人都跑來觀看。在那個地方,無論是仍然健在的人還是已經死去的人,都沒見過甚至沒聽說過這種決鬥。
  司儀首先進入場地,在場地內巡視察看,以防有任何欺騙行為或者有可能絆倒人的東西。女傭母女倆隨後進入場地,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她們的頭巾蓋住了眼睛,甚至蓋到了胸口,以示她們的極大悲痛。唐吉訶德出場了。不一會兒,身材高大的僕人托西洛斯也騎著一匹高頭大馬,在一片號角聲的伴奏下從決鬥台的另一側出場了。他眼睛上戴著護眼罩,身上穿著亮光閃閃的堅固盔甲。他的馬看樣子是弗裡薩馬1,身體寬大,呈黑白色,每個蹄子上都長著一大叢毛。
  --------
  1弗裡薩出產的馬非常雄健,四蹄毛多。
  這位勇敢的戰士已從公爵處得知該如何對待勇敢的唐吉訶德。他無論如何也不能殺死他,只能在交鋒時盡力躲閃,以免在兩人正面衝殺時危及自己的生命。他沿著決鬥場轉了一圈,來到母女倆面前,看了一眼那位要求同他結婚的姑娘。司儀召喚已經來到決鬥場上的唐吉訶德,讓唐吉訶德當著托西洛斯的面問兩位女傭,是否同意讓唐吉訶德為她們主持公道。她們回答說同意,而且無論出現什麼結果,她們都認賬,都認為有效。此時,公爵和公爵夫人正在決鬥場上邊的一個迴廊裡觀看。他們周圍簇擁著無數人,都想看看這場空前嚴酷的決鬥。決鬥的條件是,如果唐吉訶德戰勝對手,那個對手就得同唐娜羅德裡格斯的女兒結婚;如果唐吉訶德戰敗了,那個對手就不再履行同那個姑娘結婚的諾言,而且不承擔任何義務。
  司儀讓兩個人站到平等地面向陽光的位置,讓他們在各自的位置上站好。鼓聲響起,號角聲響徹天空,腳下的大地在顫動。大家都懸著心,有些人害怕,有些人則期待著決鬥的結果,不管是什麼結果。唐吉訶德此時一邊在心裡虔誠地向上帝、向杜爾西內亞夫人祈禱,一邊等待著發出開始進攻的信號。可是,那位僕人卻另有想法,且看下面。
  那個僕人看了姑娘一眼,立刻覺得她是自己平生見過的最美麗的姑娘。那個被人們稱為愛神的瞎小子居然不放過戰勝一個僕人靈魂的機會,以便給自己的功勞薄上再添光彩。他神不知鬼不覺地來到僕人身旁,把一支兩尺長的箭從左側射進了僕人的胸膛,箭穿透了僕人的心。愛神完全可以做到這點,因為他是隱而不見的,可以任意穿梭,而且沒有任何人要求他解釋自己做的事情。
  進攻的信號發出時,那個僕人已經走了神,正想入非非地想著那個姑娘的美貌,竟沒有聽到號角聲。唐吉訶德一聽到號角聲就立刻開始進攻。他催動羅西南多快速衝向敵人。他的侍從桑喬見狀大聲喊道:
  「上帝為你指路,遊俠騎士的精英!上帝保佑你勝利,正義在你一邊!」
  托西洛斯雖然看見唐吉訶德向他衝來,卻呆在原地一動不動,相反,他大聲呼喚司儀。司儀跑過來看他想幹什麼。僕人對司儀說道:
  「大人,這場戰鬥是為了決定是否同那個姑娘結婚的問題吧?」
  「是的。」司儀答道。
  「那麼好吧,」僕人說,「我內心感到害怕。如果把這場戰鬥進行下去,我於心不忍。我願意認輸,同那個姑娘結婚。」
  司儀是這次活動的知情者之一,所以聽了托西洛斯的話十分驚訝,不知如何回答是好。唐吉訶德見自己的對手不向前進攻,跑了一半也停下來。公爵不知道決鬥為什麼停了下來,待司儀向他報告了托西洛斯的話以後,他不禁勃然大怒。此時,托西洛斯已經來到唐娜羅德裡格斯面前,大聲說道:
  「夫人,我願意同您的女兒結婚。我不願通過爭鬥獲取本來可以心平氣和、相安無事地得到的東西。」
  唐吉訶德聽到此話後說道:
  「既然這樣,我的話也就算兌現了。讓他趕緊結婚吧,這是上帝的安排,讓聖佩德羅為他們祝福吧。」
  公爵從城堡的看台上走下來,來到托西洛斯身旁問他:
  「小伙子,你真的認輸了?你是不是因為內心感到恐懼才願意同這個姑娘結婚的?」
  「是的,大人。」托西洛斯說。
  「他做得對。」桑喬此時說道,「本來應該給耗子的,現在給了貓,這回倒省事了。」
  托西洛斯想摘掉頭盔,就請大家幫忙,因為頭盔扣得太緊,他有點受不了。大家立刻幫他把頭盔摘了下來,結果僕人露出了他的本來面目。唐娜羅德裡格斯和她女兒一見就大聲喊道:
  「這是個騙局!他們讓公爵的僕人托西洛斯冒充我真正的丈夫!願上帝和國王為我們主持公道!這要不說是卑鄙,也夠惡毒了!」
  「別著急,」唐吉訶德說,「這並不惡毒,也不卑鄙,即使惡毒卑鄙,也不是公爵所為,而是那些專跟我搗亂的魔法師幹的事情。他們嫉妒我在這次決鬥中取得勝利,於是把你丈夫的面孔變成了你說的那個公爵僕人的面孔。你就聽我的勸告吧,儘管我的敵人在搗亂,你還是同他結婚吧,他肯定就是你想得到的那個丈夫。」
  公爵聽了差點兒大笑起來,說道:
  「唐吉訶德遇到的事情總是這麼奇怪!我竟差點相信我這個僕人不是我的僕人了。咱們還是採取這個辦法吧:如果你們同意,咱們把婚禮推遲十五天,先把咱們懷疑的這個人關起來。這期間他肯定會恢復原形,魔法師們對唐吉訶德大人的仇恨不至於持續那麼長時間,況且他們把人的面孔改變了對他們也沒什麼好處呀。」
  「噢,大人,」桑喬說,「這些壞蛋常常把一些與我主人有關的東西變成另外一種東西。前幾天我的主人打敗了一個叫『鏡子騎士』的騎士,可是魔法師們把他變成了我們村一位老朋友參孫·卡拉斯科的模樣,還把我的女主人杜爾西內亞變成了一個醜陋的農婦。所以,我覺得這個僕人無論是生是死,這輩子只能當僕人了。」
  唐娜羅德裡格斯的女兒說道:
  「無論這個向我求婚的人是誰,我都要感謝他。我寧願成為一個僕人的正式妻子,也不願意當一個紳士的玩物,更何況玩弄我的人還不是紳士呢。」
  不過,最後托西洛斯還是被關了起來,以便看看他到底能變成什麼模樣。很多人歡呼唐吉訶德的勝利,可是更多的人卻因為沒有看到兩個戰士被撕成碎片而感到沮喪,就像那些本來想看絞死人的孩子卻看到被判絞刑的人被赦免時那樣沮喪。人們離去了,公爵和唐吉訶德回到了城堡,托西洛斯被關了起來。唐娜羅德裡格斯和她女兒滿意地看到,不管怎麼樣,這件事最終將以結婚收場。托西洛斯也對此寄托了很大的希望。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