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四十一章 「輕木銷」到來,故事告終

 

  此時天已傍晚,約定讓著名的「輕木銷」木馬到來的時間也臨近了。唐吉訶德開始不安起來。他怕馬蘭布魯諾遲遲不把馬送來,是覺得他不能勝任這次征險,再不然就是馬蘭布魯諾不敢前來同他交戰。這時,他忽然看見四個渾身披掛著常春籐的野人,肩扛著一匹木馬走進了花園。他們把木馬放到地上,一個野人說道:
  「哪位騎士有勇氣,就騎上去吧。」
  「我不騎,」桑喬說,「我不是騎士,也沒有勇氣。」
  野人又接著說:
  「如果這位騎士有侍從,就讓他的侍從騎到馬屁股上吧。請相信英勇的馬蘭布魯諾,他只想比劍,決無其它惡意。只需擰一下馬脖子上的這個銷子1,馬就可以帶你們飛到馬蘭布魯諾所在的地方。不過,飛得高會讓人頭暈,所以得把你們的眼睛蒙上,等到聽到馬嘶,就說明到了目的地,那時再把你們的眼睛解開。」
  --------
  1上文說銷子安在馬額頭上,這裡變為安在馬脖子上了。
  說完,幾個野人便撇下木馬,神氣活現地順著原路出去了。憂傷婦人一看到木馬,便幾乎是眼含熱淚地對唐吉訶德說道:
  「英勇的騎士,馬蘭布魯諾已經說到做到了。現在木馬果然來了,我們的鬍鬚仍在增長。我們每個人,每根鬍鬚,都請求您快點為我們動手吧。我們需要您做的只不過是同您的侍從一起騎上馬去,開始你們的新旅程。」
  「我馬上就照辦,三擺裙伯爵夫人,而且心甘情願,不會浪費時間去配坐墊,戴馬刺。我急著要看夫人您和所有女僕的光滑面孔呢。」
  「我可不去,」桑喬說,「無論是軟哄還是硬逼,我都不去。如果一定要我騎到木馬的屁股上去,才能去掉她們的鬍鬚,那就讓我的主人另找一個侍從陪他,這幾位夫人也另想辦法去掉臉上的鬍鬚吧。我不是巫師,不想到天上去飛。假如海島上的臣民聽說他們的總督在天上飛行,會怎樣想呢?況且,從這兒到坎達亞有三千多西裡,假如馬累了或者巨人生氣了,我們得耽擱五六年才能回來呢。到那時候,世上就沒有什麼島嶼要我去管了。常言道,『越晚越玄』,還有,『給你一頭牛,趕緊拿繩牽』。讓這些夫人的鬍鬚原諒我吧。『維持現狀,再好不過』。我是說讓我留在這兒最好,他們待我很好,我還指望在這兒弄個總督當呢。」
  公爵說道:
  「桑喬朋友,我許諾給你的島嶼不會動,跑不了。它的根扎得很深,直扎到地底深處,就是費盡了力氣也拔不出來挪不動。你我都知道,所有這類比較重要的官職總得多少付點代價才能得到。而我需要你為當這個總督付出的代價,就是同你的主人唐吉訶德一起去完成這件留芳千古的大事。你很快就可以騎著『輕木銷』趕回來。即使你時運不佳,像朝聖者似的一個客店一個客店走回來,你仍然會得到原來的那個島嶼,你的臣民們仍然會歡迎你去做他們的總督。我的主意不會改變。你對此別懷疑,桑喬朋友,否則就是辜負了我的一片厚意。」
  「別再說了,大人。」桑喬說,「我是個窮侍從,當不起您的如此厚望。讓我的主人上馬,再給我蒙上眼睛吧,願上帝保佑我們。等飛到天上的時候,請告訴我一聲,我要向上帝祈禱,還要祈求天使保佑呢。」
  三擺裙夫人答道:
  「桑喬,你可以向上帝或者任何人祈禱。馬蘭布魯諾雖然是個魔法師,可他也是個基督徒。他施魔法時準確而又謹慎,不會殃及其他人的。」
  「那麼,」桑喬說,「就讓上帝和加埃塔的三位一體來保佑我吧。」
  「自從那次難忘的砑布機冒險之後,」唐吉訶德說,「我從沒見桑喬像現在這樣害怕過。如果我也像其他人一樣迷信,他這麼怯懦就會使我從精神上氣餒了。你過來,桑喬,如果諸位大人允許的話,我想單獨同你說幾句話。」
  唐吉訶德同桑喬走到花園的樹叢中,拉著桑喬的雙手對他說道:
  「桑喬兄弟,你看到了,長途跋涉在等著咱們,連上帝都不知道咱們什麼時候才回來,是否還有機會和時間。所以,我想讓你假裝去找一點路上需用的東西,現在就回到你的房間裡去,趕緊把你承諾的那三千三百鞭子至少打五百下。該打的總得打呀。『事情一著手,就算完成了一半』。」
  「我的上帝!」桑喬說,「您大概又犯糊塗了,就像人們常說的,『又要馬兒跑,又讓馬兒不吃草』!我現在得坐著硬木板遠行,您這樣做不是要打爛我的屁股嗎?無論如何您都沒道理。咱們現在先去為女僕們去掉鬍鬚吧。我向您保證,等咱們回來,一定趕緊履行我的諾言,讓您滿意,別的我就不說了。」
  唐吉訶德說道:
  「既然你這麼承諾,我也就放心了。我相信你會履行諾言。
  你雖然笨,可是人挺實在。」
  「我不算笨,也不算聰明,」桑喬說,「即使我條件一般,卻能說到做到。」
  說完兩人就回來騎木馬。唐吉訶德一騎上馬就說道:
  「把眼睛蒙上,桑喬。上馬吧,桑喬。人家從那麼遠的地方把馬派來,不會騙咱們。欺騙相信自己的人是不光彩的。即使事情同我想像的相反,咱們的這次行動也只會帶來榮譽,不會產生任何不良後果。」
  「咱們走吧,大人。」桑喬說,「這幾位夫人的鬍鬚和眼淚真是刺痛了我的心。在看到她們的臉光潔如初之前,我恐怕連一口東西也吃不下去。您先上馬,把眼睛蒙上。我是坐在馬屁股上的,當然應該是坐在鞍子上的先上馬。」
  「是應該這樣。」唐吉訶德說。
  他從衣袋裡掏出一條手絹,請憂傷婦人為他仔細地蒙上眼睛。眼睛蒙好後,他又把手絹解開,說道:
  「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在維吉爾的著作裡有個特洛伊的帕拉狄翁,那是希臘人獻給帕拉斯女神的木馬。在它的肚子裡藏著武裝騎士,這些騎士後來毀掉了特洛伊城。所以,最好是先看看『輕木銷』的肚子裡有什麼東西。」
  「這不必了,」憂傷婦人說,「我相信馬蘭布魯諾,知道他不會做背信棄義的事。請您上馬吧,唐吉訶德大人,用不著有絲毫害怕。如果出了什麼事,由我負責。」
  唐吉訶德覺得,提出任何有關安全的要求都會有損於他的勇氣,也就不再爭辯,騎上木馬,試了試銷子,轉動得挺靈便。木馬身上沒有備馬蹬,所以唐吉訶德垂著腿,樣子就像弗拉門科壁毯上描畫或織繡的羅馬凱旋圖中的某個人物。桑喬非常不情願地慢慢爬上木馬,盡可能地在馬屁股上坐好。他發現這個馬屁股有點硬,一點兒也不軟,就問公爵是否能給他從公爵夫人的客廳或哪個侍童的床上找個坐墊或靠墊來。那馬屁股簡直不像是木頭做的,倒像是大理石。三擺裙夫人說這匹木馬不能再裝任何東西,桑喬可以按照女式騎法橫坐在馬屁股上,那樣就不會覺得那麼硬了。桑喬照辦了,並且說了聲「再見」,讓人蒙上了他的眼睛。眼睛蒙好後,他又重新解開,久久地凝視著花園裡的所有人,眼含熱淚地請求大家在這個關鍵時刻為他念《天主經》,念《萬福瑪利亞》。一旦他們遇到危險,上帝就也會派人為他們唸經。
  唐吉訶德說道:
  「你這個混蛋,難道你是要上斷頭台,或是快要嚥氣了,竟如此祈求禱告?你這個沒有良心的膽小鬼!你現在坐的位子不正是美麗的馬加洛娜原來坐過的地方嗎?歷史總不會騙人,後來她從馬上下來後並沒有進墳墓,而是當了法蘭西的王后。我就在你旁邊,我現在坐的地方就是彼雷斯原來坐過的地方,能道我比不上他嗎?你這個沒心沒肺的畜生,蒙上眼睛,蒙上眼睛吧!別讓你的恐懼從嘴上表現出來,至少別在我面前出聲!」
  「請把我的眼睛蒙上吧。」桑喬說,「既然不願意讓我祈求上帝,又不願意讓別人為我禱告,我害怕又有什麼可說的呢?
  說不定會有一群魔鬼把咱們弄到佩拉爾比略1去呢。」
  --------
  1佩拉爾比略是在雷阿爾城附近民團處決罪犯的地方。
  兩人蒙上了眼睛,唐吉訶德覺得一切已準備就緒,就伸手去摸銷子。他的手剛剛觸到銷子,在場的女僕和其他所有人都高喊起來:
  「上帝為你引路,英勇的騎士!」
  「上帝與你在一起,無畏的侍從!」
  「你們已經飛起來了,以超過飛箭的速度刺破天空吧!」
  「地上所有注視著你們的人已經開始驚訝和羨慕了!」
  「坐穩了,英勇的桑喬,別晃悠!小心別摔下來!從前那個魯莽的小伙子駕馭太陽車就摔了下來。好傢伙,你若是摔下來,就會比他摔得還慘!」
  桑喬聽到喊聲,緊緊地摟著唐吉訶德,對他說道:
  「大人,他們說咱們飛得已經很高了,可是為什麼咱們還能聽見他們的聲音,而且聲音就像在咱們身邊似的?」
  「你就別管了,桑喬,這種事情以及咱們的飛行都是超常規的,你能夠任意看到和聽到千里之外的事情。別摟我這麼緊,你快要把我拽倒了。我真不明白你究竟怕什麼。我發誓,這是我平生騎得最平穩的一次,簡直就像在原地不動似的。別害怕,夥計,一切正常,而且非常順利。」
  「是啊,」桑喬說,「我這邊風特別大,好像有上千隻風箱在對著我吹似的。」
  確實有幾隻大風箱在吹他們。公爵、公爵夫人和管家對這個鬧劇進行了精心策劃,沒有露出一點兒破綻。
  唐吉訶德覺得有風,就說:
  「桑喬,咱們大概是到了第二層天,這兒有冰雹雪花,而雷鳴電閃是在第三層天。如果照這樣往上升,咱們很快就會到達火焰天了。我不知道該怎麼擰這個銷子,才能夠不繼續上升,否則咱們就得被烤焦了。」
  此時正有人用竹竿挑著一些點燃的薄麻布片,從遠處烤他們的臉。桑喬覺到了熱,說道:
  「我敢打賭,咱們現在已經到了火焰天,或者離它很近了,因為我的一大片鬍子已經被烤焦了。大人,我想打開布看看咱們到底在什麼地方。」
  「不行,」唐吉訶德說,「你可別忘了托拉爾瓦2的真實故事。魔鬼驅使他騎著竹竿,閉著眼睛,十二個小時就到了羅馬。他在羅馬城一條名叫托雷·德諾奈的街上落地,看到了波旁1失敗、被襲和死亡的全過程。羿日早晨他又回到了馬德里,報告了他在羅馬看到的事情。他還說,他在空中飛行的時候,魔鬼叫他睜開眼睛。他把眼睛睜開了,覺得自己離月亮已經很近,簡直伸手可得。他不敢往地面上看,怕自己會昏厥過去。所以桑喬,咱們沒必要把蒙眼布解開。如果有什麼情況,帶咱們飛的人會告訴咱們。也許咱們現在正盤旋上升,準備直奔坎達亞王國,就像獵鷹在草鷺上方盤旋那樣。它飛得再高,也是要撲下來捕捉草鷺的。雖然咱們離開花園才不過半小時,我卻覺得咱們已經走了很遠的路。」
  --------
  1歐亨尼奧·托拉爾瓦,西班牙16世紀一教士,在宗教法庭上說他被魔鬼驅使,騎著一根竹竿,一夜之間往返羅馬,目睹了1527年羅馬大劫亂的場面。
  2法國陸軍元帥,1527年進攻羅馬時戰死。
  「我不知道,」桑喬說,「我只知道馬加良娜或馬加洛娜夫人若是喜歡這種馬屁股,她的皮肉也不會很嬌嫩。」
  兩位勇士的對話都被公爵、公爵夫人和花園裡的其他人聽到了,大家覺得很開心。他們覺得這場精心策劃的鬧劇該收場了,就用點燃的麻布去燒木馬的尾巴,馬肚子裡裝滿了花炮,立刻一聲巨響爆炸了,把唐吉訶德和桑喬掀到了地上。
  兩人都被燒得半焦。
  此時,花園裡那群滿面鬍鬚的女僕和三擺裙夫人都不見了,花園裡的其他人則像昏了過去似的躺到地上。唐吉訶德和桑喬遍體鱗傷地從地上爬起來,驚恐地看到他們還在剛才的那個花園裡,而且地上躺了許多人。更讓他們驚奇的是看到花園一側的地上有一支巨大的長矛插在地上,長矛上用兩條綠色綢帶繫著一張白羊皮紙,上面用金色大字寫著:
  曼查的著名騎士唐吉訶德初試得手,結束了三擺裙夫人又名憂傷婦人及其同伴的苦難。
  馬蘭布魯諾心滿意足,女僕的鬍鬚已一根不剩,克拉維霍國王和安東諾瑪霞王后已恢復原樣。魔法師之王梅爾林有令,待騎士的侍從打夠了鞭數,白鴿就能擺脫惡鷹的追逐,投入情侶的懷抱。
  唐吉訶德看完羊皮紙上的字,知道這是指為杜爾西內亞解除魔法的事。他一再感謝老天讓他僅冒如此小的風險就完成了如此偉大的事業,讓那些令人尊敬的女僕又恢復了原來的樣子。不過,現在那些女僕已經不見蹤影了。唐吉訶德來到尚未甦醒過來的公爵和公爵夫人身旁,拉著公爵的手說道:
  「喂,善良的大人,醒醒,醒醒吧,一切都過去了,而且十全十美,在那張羊皮紙上寫得很清楚。」
  公爵慢慢睜開眼睛,彷彿剛從夢中醒來。公爵夫人和花園裡的其他人也都甦醒過來。大家都裝出十分驚奇和意外的樣子,彷彿他們刻意安排的那些事確實發生過一樣。公爵眼睛半睜半閉地看了看那張羊皮紙,然後張開雙臂擁抱唐吉訶德,說唐吉訶德是古往今來最優秀的騎士。桑喬四處尋找憂傷婦人,想看看她沒有鬍鬚的臉是什麼樣子,是否真像她俊俏的身材那樣漂亮。可是別人告訴他,木馬燃燒著從空中落到地上時,包括三擺裙夫人在內的所有女僕臉上都已一乾二淨,而且轉眼就不知去向了。公爵夫人問桑喬這次長途旅行的情況,桑喬回答說:
  「夫人,我覺得我們飛到了我的主人說的火焰天。我想把蒙眼睛的布掀開一點兒往外看看,可是我的主人不允許。不過,我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好奇心,越是不讓我知道的事情我就越想知道。我不露聲色地把蒙眼睛的布往鼻子那兒挪了挪,偷偷往地球看了一眼,看到地球只不過是芥菜子那麼大,上面走動的人倒比榛子還大點兒,一個人就可以把整個地球蓋住,由此可見我們飛得有多高了。」
  公爵夫人說道:
  「桑喬朋友,你看你說些什麼呀。看來你並沒有看見地球,只是看到了地球上行走的人。你看見地球只有芥菜子那麼點兒,而人倒有榛子那麼大,當然一個人就可以把地球遮住了。」
  「事實就是這樣。」桑喬說,「不管怎麼說,我是從一道縫裡往下看的,看到了整個地球。」
  「桑喬,」公爵夫人說,「從一條縫裡是看不到事物全部的。」
  「我不知道是否看得到全部,」桑喬說,「我只知道您該明白,我們是靠魔力飛行的。靠著魔力,我從任何方向都可以看到整個地球和地球上的人。如果您不相信這點,也就不會相信我是把蒙眼睛的布挪到了眉毛上,看見自己已經挨近天了,離天只不過一拃半遠。我敢發誓,那個天特別大。後來我們又經過了七隻小羊的地方1。上帝可以作證,我小時候在家鄉當過羊倌,所以一看見它們,就想過去逗它們玩一會兒。若是不能和它們玩一會兒,我會難受死的。怎麼辦呢?我不聲不響,對任何人都沒說,也沒和主人說,就悄悄地下了木馬,同小羊玩起來。那小羊漂亮得像花朵似的。我同它們玩了三刻鐘,那木馬在原地一動不動,一步都沒有向前走。」
  「那麼,在好桑喬同小羊玩的時候,」公爵問,「唐吉訶德大人幹什麼呢?」
  --------
  1這裡指昂星座。
  唐吉訶德答道:
  「這種事情已經超出了常規,所以隨便桑喬怎麼說,都算不了什麼。至於我,我沒有把蒙眼布往上掀或者往下拉,沒看見天,也沒看見地,沒看見海,也沒看見沙灘。我只是確實感覺到我在天空中飛,幾乎快到火焰天了。我不相信能穿過位於月亮層和天頂之間的火焰天,如果我們到了桑喬所說的有七隻小羊的那層天,我們早就被燒死了。既然我們沒有被燒死,那就說明桑喬在說謊或是做夢。」
  「我沒說謊,也沒做夢。」桑喬說,「不信你們問我那幾隻羊的情況,就能知道我說的是不是真話了。」
  「你說吧,桑喬。」公爵夫人說。
  「有兩隻是綠色的,」桑喬說,「有兩隻是紅色的,有兩隻是藍色的,還有一隻是雜色的。」
  「這些羊可真新鮮。」公爵說,「我是說在我們這個地方,羊一般不是這種顏色。」
  「這很清楚,」桑喬說,「天上的羊和地上羊就是不一樣嘛。」
  「那你說,桑喬,」公爵問道,「那幾隻羊裡有公羊嗎?」
  「沒有,大人,」桑喬說,「我聽說它們都沒什麼區別。」
  大家不再問他旅途上的事,覺得桑喬雖然並沒出花園,卻準備把他在天上見到的所有事情都一一細數呢。
  憂傷婦人的故事到此結束。它不僅當時為公爵提供了笑料,而且成了他一輩子的笑料。如果他能活幾百年,他會把桑喬的事講上幾百年。唐吉訶德湊到桑喬身邊,對桑喬耳語道:
  「桑喬,你若想讓人們相信你在天上的那些見聞,就應該先相信我在蒙特西諾斯洞的見聞,別的我就不多說了!」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