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二十九章 乘魔法船的險遇

 

  且說唐吉訶德和桑喬走出楊樹林,來到了埃布羅河邊。一看到河,唐吉訶德不禁心曠神怡。只見岸邊一片秀麗景色,河流平緩,河水清清,如水晶一般源源不斷,竟勾起了唐吉訶德的無限情思,特別是他在蒙特西諾斯洞裡遇到的情景。雖然佩德羅師傅的猴子說過,那些事不過是真假參半,可唐吉訶德還是寧願相信那些事都是真的。而桑喬卻相反,他覺得那些事全是假的。
  他們再往前走,眼前出現了一隻小船。船拴在岸邊的一棵樹上,船上既沒有槳,也沒有漁具。唐吉訶德向四周看了看,不見一個人影。他沒說什麼,翻身下了馬,讓桑喬也下了驢,把馬和驢都拴在旁邊的一棵楊樹或者柳樹上。桑喬問唐吉訶德為什麼要這樣,唐吉訶德說:
  「你應該知道,桑喬,這條船肯定是在召喚我上去,乘著它去援救某個騎士或者其他有難而又急需幫助的貴人。這是騎士小說裡魔法師常做的事情。某位騎士遇到了麻煩事,僅靠自己的力量已經不足以擺脫出來了,就必需求另外一位騎士幫助。雖然兩個騎士相隔兩三千里,或許更遠,魔法師常常借助一塊雲,或者放上一條小船,讓那個騎士上了小船,轉眼之間,就從空中,或者海上,把騎士送到了需要他幫助的地方。所以我說,桑喬,這條小船肯定也是起這個作用的,這點可以確信無疑。不過在上船之前,你要先把馬和驢拴在一起。我必須按照上帝的指引上船去,誰阻攔我也沒有用。」
  「如果是這樣,」桑喬說,「您又要弄出點兒我不知道是不是該稱為胡說八道的東西了。不過我只好低頭服從了,就像俗話說的,『照主人的吩咐辦,方能吃飽飯』。儘管如此,我還是於心不忍,想告訴您,我覺得這條船並不是遭受魔法的人的船,而是一條漁船。這條河裡有世界上最好的鯡魚。」
  桑喬邊說邊把驢和馬拴在一起。把兩頭牲口撇下,讓它們聽天由命,桑喬心疼得很。唐吉訶德讓桑喬不用擔心,說那個要把他們送到千里迢迢之外的人會餵好這些牲口的。
  「我不懂『千里條條』是什麼意思,」桑喬說,「我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詞。」
  「『千里迢迢』就是遙遠的意思,」唐吉訶德說,「你不懂,這不新鮮,你又沒學過拉丁文,而且不像某些人那樣,自以為懂,其實一無所知。」
  「牲口已經拴好了,」桑喬說,「現在該怎麼辦了?」
  「該怎麼辦?」唐吉訶德說,「畫個十字起錨啊。我是說,上船去,砍斷纜繩。」
  唐吉訶德說著一躍就跳上了小船,桑喬也跟著跳了上去,並且砍斷了纜繩,小船慢慢離開了河岸。小船離河岸將近兩西裡遠的時候,桑喬開始哆嗦,唯恐船會沉到河裡去。不過,最讓他難過的還是聽見他的驢在叫,看見羅西南多正在拚命企圖掙脫韁繩。於是,他對唐吉訶德說:
  「驢離開了咱們,難過得直叫喚,羅西南多也想掙脫出來,以便跟隨咱們。最尊貴的朋友們,你們安靜下來吧。瘋癲把我們分開了,但願隨之而來的如夢初醒還會讓我們回到你們身邊!」
  說到這兒,桑喬竟痛心地哭起來。唐吉訶德又氣又惱地說道:
  「你怕什麼,膽小鬼?你哭什麼,軟骨頭?誰打你了還是追你了,你這個耗子膽!難道你還缺什麼嗎?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難道讓你赤腳穿越裡弗山1了?難道你不是像一位大公爵似的乘坐小船風平浪靜地穿過這段迷人的河流,馬上就要到達遼闊的大海了嗎?咱們至少已經走出七八百里了。如果咱們這兒有儀器,可以量量北極的角度。那麼我就可以告訴你,咱們已經走出多遠了。雖然我懂得不多,我也可以說,咱們現在已經穿過或者很快就要穿過將南北極等距離平分的赤道線了。」
  --------
  1摩洛哥地名。
  「等咱們到達您說的那條赤道時,」桑喬問,「咱們就走出多遠了?」
  「已經很遠了,」唐吉訶德說,「因為據已知最偉大的宇宙學家托勒密的計算,地球連水帶陸地共有三百六十度。只要咱們到了我說的那條線,咱們就已經走了一半。」
  「上帝保佑,」桑喬說,「您引證的是一位多麼高級的人物呀!什麼指甲和蒜,還加上什麼蜜之類的,我真搞不清楚。」
  唐吉訶德聽到桑喬把宇宙學家、計算和托勒密等都搞錯了,忍不住大笑。他對桑喬說道:
  「你大概聽說過,桑喬,西班牙人或者從加的斯上船去東印度群島的人,要想知道自己是否已經過了我剛才對你說的那條赤道線,其中一個方法就是看船上所有人身上的虱子是否都死光了。船隻要一過赤道線,你就是拿金子換,全船也找不出一個活虱子了。所以桑喬,你可以伸手往自己腿上摸一摸。如果摸到了活東西,咱們就算把這件事搞清楚了。如果沒摸到活東西,就是已經過了赤道線。」
  「我才不信呢,」桑喬說,「不過即使這樣,我還是按您說的去做,儘管我不知道有什麼必要做這種試驗。憑我自己的眼睛看,咱們離開岸邊並不遠,而且離拴牲口的地方也很近,羅西南多和驢仍在原地。這麼一看,我敢發誓,咱們走得像螞蟻一樣慢。」
  「你就照我說的去做,桑喬,別的不用管。你不懂什麼叫二分二至圈、經線、緯線、黃道帶、黃道、極地、至日、二分點、行星、天體符號、方位、等量呀等等,這些東西構成了天體和地球。如果你懂得這些東西,或者只懂一部分,你就可以知道咱們現在處於什麼緯線,現在是什麼黃道帶,咱們已經經過了什麼星座,下面還要經過什麼星座。我再說一遍,你往自己身上摸摸,我估計你現在肯定比白紙還乾淨。」
  桑喬用手去摸,逐漸摸到了左膝窩裡。他抬起頭,看著主人說道:
  「這個經驗恐怕是假的,要不然就是離您說的那個地方還遠著呢。」
  「怎麼回事?」唐吉訶德問,「你摸到點什麼?」
  「豈止是一點兒呢!」桑喬說。
  桑喬甩甩手指頭,又把整隻手放進河裡洗。小船隨著河流平穩地向前漂移,沒有任何神秘的魔力或者隱蔽的魔法師暗中推動,只有輕柔的河流緩緩流淌。
  這時他們發現前面有幾座高大的水磨房。唐吉訶德一看到水磨房就高聲對桑喬說道:
  「你看到了嗎,朋友?前面出現了一座城市、城堡或者要塞,那位受困的騎士或者落難的女王、公主或王妃,肯定就在那兒,我就是為了解救他們而被召喚到此的。」
  「您說什麼見鬼的城市、城堡或要塞呀,大人?」桑喬說,「您沒看清那只是磨小麥的水磨房嗎?」
  「住嘴,桑喬,」唐吉訶德說,「即使它們像水磨房,也根本不是水磨房。我不是說過嘛,魔法可以使任何東西改變自己的本來面目。不是真把它們改變了,而是把它們變得看上去像某種東西,例如,我唯一的希望杜爾西內亞就被改變了模樣。」
  他們說話時,小船已經進入河的主流,不像剛才走的那樣緩慢了。磨房裡的工人看見一條小船順流而來,眼看就要撞進水輪,急忙拿起長竿子出來攔擋小船。他們的臉上和衣服上都是麵粉,所以樣子顯得挺怪的。他們高聲喊著:
  「活見鬼!你們往哪兒去?不想活了?你們想幹什麼?你們是不是想掉進河裡淹死。再被打成碎片呀?」
  「我不是說過嘛,桑喬,」唐吉訶德說,「咱們已經到了可以讓我大顯身手的地方!你看,妖魔鬼怪已經出來了。跟咱們作對的妖怪可真不少,而且面目都那麼醜惡……好吧,那就來吧,你們這群混蛋!」
  唐吉訶德從船上站起來,對磨房工人厲聲喝道:
  「你們這群不知好歹的惡棍,趕緊把關在你們的要塞或牢獄裡的人放出來,不管他們的身份是高是低,不管他們是什麼人,我是曼查的唐吉訶德,又叫獅子騎士。我受上天之命,專程來解除這場危難。」
  說完他拔出劍向磨房工人們揮舞。磨房工人們聽了唐吉訶德一通亂喊,並不明白他喊的是什麼意思,只顧用長竿去攔小船。此時,小船眼看就要進入水輪下的急流了。
  桑喬跪了下來,誠心誠意地懇求老天把他從這場近在眼前的危難中解救出來。多虧磨房工人們手疾眼快,用長竿攔住了他們的船。船雖然被攔住了,可還是翻了個底朝天,唐吉訶德和桑喬都掉進水裡。算唐吉訶德走運,他會游泳,但是身上的盔甲太重,拖累他兩次沉到了河底。若不是磨房工人們跳進河裡,把他們倆撈上來,情況就糟了。兩人上了岸,渾身上下都濕透了,這回他們可不渴了。桑喬跪在地上,雙手合攏,兩眼朝天,虔誠地祈求了半天,祈求上帝保佑他從此擺脫主人的胡思亂想與膽大妄為。
  小船的主人是幾位漁民,此時也到了,可是小船已經被水輪撞成了碎片。看到小船壞了,幾位漁民開始動手剝桑喬的衣服,並且要唐吉訶德賠償小船。唐吉訶德十分鎮靜和若無其事地對磨房工人和漁民說,只要他們放了關押在城堡裡的那個人或那幾個人,他可以高價賠償小船。
  「什麼人,什麼城堡,」一個磨房工人說,「你有毛病呀?
  你難道想把到這兒來磨小麥的人都帶走嗎?」
  「夠了!」唐吉訶德自言自語道,「看來,要說服這些強盜做件好事只不過是對牛彈琴。這回準是有兩個本領高強的魔法師在較勁兒,一個想幹,另一個就搗亂。一個讓我上船,另一個就跟我對著幹。上帝幫幫忙吧,這個世界到處都充滿了爾虞我詐,我也沒辦法了。」
  唐吉訶德提高了嗓門,看著水磨房說道:
  「被關在裡面的朋友們,無論你們是什麼人,都請你們原諒我。由於我和你們的不幸,我現在無法把你們從苦難中解救出來。這項任務只好留給其他騎士去完成了。」
  然後,唐吉訶德同漁民們講好,賠償了五十雷阿爾的船錢。桑喬很不情願地付了錢,然後說道:
  「再碰上兩回這種乘船的事,咱們的錢就光了。」
  漁民和磨房工人見他們兩人與眾不同,又聽不懂唐吉訶德那些話的意思,感到十分驚奇,覺得他們像是瘋子,便離開了他們。磨房工人進了水磨房,漁民回到自己的茅屋去了。唐吉訶德和桑喬也回到了他們拴牲口的地方。唐吉訶德和桑喬的魔船奇遇到此結束。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