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十五章 鏡子騎士及其侍從何許人也

 

  唐吉訶德由於戰勝了如此勇敢的鏡子騎士而傲慢自負,得意極了。他現在只等著從那個騎士嘴裡得知他的夫人是否仍然受到魔法的控制。如果那個戰敗的騎士還算是騎士,就得回來告訴他有關杜爾西內亞的情況。不過,唐吉訶德的想法是這樣,而鏡子騎士的想法卻如剛才說的那樣,想先找個地方上點藥膏。
  故事說參孫·卡拉斯科學士曾勸唐吉訶德繼續進行其未竟的騎士事業,其實,他事先已同神甫和理髮師商量了既能讓唐吉訶德安安靜靜地待在家裡,又不影響他那倒霉的征險想法。卡拉斯科提出一個建議,大家一致贊同,那就是乾脆先把唐吉訶德放出去,因為讓唐吉訶德留在家裡幾乎是不可能的;然後,參孫扮成遊俠騎士的模樣,在半路上與唐吉訶德交戰。參孫肯定會打敗唐吉訶德,這樣事情就好辦多了。在唐吉訶德戰敗後,學士騎士可以命令他返回自己的家鄉,在家裡待兩年,不許再出來,除非是學士騎士另有吩咐。唐吉訶德戰敗後肯定會履行諾言,從而不違犯騎士界的規定。在家裡的這段時間裡,也許唐吉訶德會忘記自己的狂妄之念,或者找到治療他的瘋病的合適辦法。
  卡拉斯科願意充當騎士,而桑喬的一位老弟和鄰居托梅·塞西亞爾,一位生性快活、頭腦正常的人,則自告奮勇扮成侍從。參孫就像前面談到的那樣披掛了盔甲,而托梅·塞西亞爾則在自己的鼻子上安了個假鼻子,以免與他的老朋友碰面時被認出來。他們沿著唐吉訶德走過的路線行進。唐吉訶德路遇死神之車的時候,他們已幾乎趕上唐吉訶德了。最後,他們在森林裡追上了唐吉訶德,才發生了細心的讀者前面已經看到的事情。要不是唐吉訶德突發奇想,認為學士並不是那個學士,這位打錯了算盤的學士恐怕就永遠也當不上教士了。托梅·塞西亞爾見他們的如意計劃半路擱淺,對學士說道:
  「參孫·卡拉斯科大人,咱們真是罪有應得。人們常常想得容易,匆忙動手,結果卻很難實現。唐吉訶德瘋瘋癲癲,咱們神志正常,結果他倒安然無恙地笑著走了,您卻渾身是傷,滿心憂愁。咱們現在得搞清楚,到底誰更算是瘋子,是身不由己瘋了的人,還是自願充當瘋子的人?」
  參孫回答說:
  「兩種瘋子之間的區別在於,身不由己瘋了的人永遠是瘋子,而自願充當瘋子的人想不瘋時就可以不瘋。」
  「既然這樣,」托梅·塞西亞爾說,「我自己想當您的侍從,屬於自願充當瘋子的人。現在我不想再當瘋子了,我要回家去。」
  「隨你的便,」參孫說,「但不把唐吉訶德痛打一頓,就休想讓我回家。我現在找他不是想讓他恢復神志了,而是要找他報仇。我的肋骨還疼著呢,我不會饒了他。」
  兩人說著話,來到一個正巧有正骨醫生的村鎮上。參孫在醫生那兒治了自己的傷。托梅·塞西亞爾離開他回家了。參孫仍在考慮報仇的事。此時故事及時轉向,讓讀者先拿唐吉訶德開開心再說吧。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