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十三章 續述與森林騎士的奇遇及兩位侍從新鮮別緻的對話

 

  騎士和侍從分成兩對,侍從談自己的生活,騎士談自己的愛情。故事首先介紹侍從的談話,然後才是主人的議論。據說,兩個侍從離開主人一段距離後,森林騎士的侍從對桑喬說:
  「我的大人,咱們這些當遊俠騎士侍從的,日子過得真辛苦。上帝詛咒咱們的祖先時說過,讓他們就著臉上的汗水吃麵包。咱們現在就是這樣。」
  「還可以說咱們是腹中冰冷吃麵包。」桑喬說,「誰能像咱們遊俠騎士的侍從這樣經受嚴寒酷暑呢?如果有吃的還算好,肚裡有食就不那麼難受,可咱們常常是一兩天沒有吃的,只能喝風。」
  「不過與此同時,咱們也可望得到獎勵。」森林騎士的侍從說,「如果被服侍的遊俠騎士不是特別倒霉,侍從至少可以得到某個島嶼總督的美差,或者當個滿不錯的伯爵。」
  「我已經同我的主人講過,」桑喬說,「我當個島嶼總督就滿足了。我的主人已經慷慨地允諾過好幾次了。」
  「我服侍主人一場,能隨便有個美差就滿足了。」森林騎士的侍從說,「我的主人已經答應給我一個美差,真不錯!」
  「您的主人一定是個教團騎士,」桑喬說,「所以如果服侍得好,他就會獎勵他的侍從。可我的主人絕對不是教團騎士。我記得有些聰明人曾勸他做紅衣大主教,可我看那些人是別有用心,而我的主人一心只想當皇帝。我當時怕得要命,怕他忽然心血來潮,當了主教,因為教會裡的事我做不了。我還可以告訴您,雖然我看起來像個人似的,可要是做起教會裡的事來,那就連牲口都不如了。」
  「這您就錯了,」森林騎士的侍從說,「島嶼總督也不是那麼好幹的。有的總督很不幸,有的很可憐,也有的悒悒不歡。混得好的也是心事重重,不得安寧,命運在他肩上放了一副沉重的擔子。從事咱們這苦差的人最好都回家去,做些輕鬆的事情散散心,比如打獵釣魚。世界上恐怕還沒有哪位侍從窮得家裡連一匹馬、幾隻獵兔狗和一根釣魚竿都沒有。」
  「這些我都有,」桑喬說,「不過我沒有馬,這是真的。可是我有頭驢,比我主人的馬貴重兩倍多。他要想換我這頭驢,就是再加四擔小麥,而且就在下個復活節換,我也不會換。算我復活節倒霉!我的小灰兒,我那頭驢是灰色的,在我眼裡是如此值錢,大概讓您見笑了。至於獵兔狗,我有不少,我們村裡也有的是。要是能借別人的光打獵就更有意思了。」
  「真的,」森林騎士的侍從說,「侍從大人,我已經打算並且決定離開這些瘋瘋癲癲的遊俠騎士了。我要回到我的家鄉去,哺養我的孩子們。我有三個東方明珠一般的孩子。」
  「我有兩個孩子,」桑喬說,「漂亮得簡直可以面見教皇。特別是我那女兒,上帝保佑,我準備培養她當伯爵夫人,不管她媽願意不願意。」
  「您那個準備做伯爵夫人的女兒芳齡多少啦?」森林騎士的侍從問。
  「十五歲上下,上下不相差兩歲吧,」桑喬說,「已經長得像長矛一樣高了,而且楚楚動人,力氣大過腳夫。」
  「那她不僅可以做伯爵夫人,」森林騎士的侍從說,「而且可以做綠色森林的仙女。噢,這個婊子養的,多棒啊!」
  桑喬聽了有些不高興地說道:
  「她不是婊子,她媽也不是婊子。上帝保佑,只要我活著,她們誰也當不了婊子。您說話得有點禮貌,虧得您還受過遊俠騎士的栽培呢,應該同遊俠騎士一樣有禮貌。我覺得您那些話說得不合適。」
  「哎呀,您怎麼把這樣高級的讚揚理解錯了,侍從大人?」森林騎士的侍從說,「您怎麼會不知道,如果一位騎士在鬥牛場上往牛背紮了很漂亮的一槍,或者某個人某件事幹得非常出色時,人家往往說:『嘿,這個婊子養的,幹得真棒!』這句話貌似粗野,實際上是很高的讚揚。大人,如果您的兒子或女兒沒有做出令他們的父母受到如此稱讚的事業來,您就別認他們。」
  「是的,那我就不認他們。」桑喬說,「既然這樣,您完全可以把我和我的孩子、老婆都稱作婊子。我的老婆孩子的所作所為對這種讚揚絕對受之無愧。為了能夠回去見到他們,我祈求上帝免除我的死罪,也就是免除我當侍從的危險行當。我鬼迷心竅,再一次從事了侍從的行當。有一天,我曾在莫雷納山深處撿到一個裝著一百杜卡多的口袋,魔鬼把錢袋一會兒放這兒,一會兒放那兒,讓我覺得似乎唾手可得,可以把它抱回家,用來放印子,收利息,過無憂無慮的日子。也就是這種打算讓我跟著我這位愚蠢的主人含垢忍辱,我知道,與其說他是騎士,還不如說他是個瘋子!」
  「所以人們常說,貪得無厭。」森林騎士的侍從說,「要提到瘋子,我的主人可謂天下第一。你應該明白,『驢子勞累死,全為別人忙』。他為了讓別的騎士恢復神志,自己反而變瘋了;他要尋找的東西,要是真找到了,我不知道他會不會又後悔。」
  「他大概正在戀愛吧?」桑喬問。
  「是的,」森林騎士的侍從說,「他愛上了班達利亞的卡西爾德亞。世界上恐怕再沒有比她更冷冰冰的女人了。不過,她最壞的地方還不在於冷冰冰,而在於她有一肚子壞水,並且很快就能顯露出來。」
  「世上無坦途,」桑喬說,「總不免有些磕磕碰碰;『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而我家的經最難念』;『瘋子的夥伴倒比正常人的多』。不過,有句俗話說得很對,『債多不愁,人多不憂』,有您在我就感到寬慰了,因為您服侍的主人同我的主人一樣愚蠢。」
  「蠢是蠢,但是很勇敢,」森林騎士的侍從說,「而且論起卑鄙來,比愚蠢和勇敢的程度還要厲害得多。」
  「我的主人不這樣。」桑喬說,「我認為他一點兒也不卑鄙,相反,人很實在,不對任何人使壞,而且對所有人都好,絕無害人之心。如果一個孩子告訴他白天是黑夜,他也會相信。就衝他這種單純勁兒,我就從心眼裡喜歡他,他就是做出再愚蠢的事,我也不忍心離開他。」
  「即使如此,兄弟呀,」森林騎士的侍從說,「瞎子領瞎子,就有雙雙掉進坑裡的危險。咱們最好趁早止步,干咱們自己的事情去。要征險並不等於就能征到真正的艱險。」
  桑喬不時地吐點兒什麼,看樣子是很粘的唾液。森林騎士那位好心腸的侍從看到了,說道:
  「我覺得咱們說得太多了,舌頭和上顎都快粘上了。我那匹馬的鞍架上帶著點兒生津的東西,效果挺不錯的。」
  說著他站了起來,不一會兒就拿回一大皮囊葡萄酒和一個大餡餅。我一點兒不誇張,那餡餅足有一尺見方。餡是用一隻大白兔的肉做的。桑喬摸了摸,以為是一隻羊的肉做的,而且不是小羊羔,是大山羊。桑喬說:
  「難道您把這個也隨身帶著,大人?」
  「怎麼,想不到吧?」那個侍從說,「我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侍從,但是我在馬屁股上帶的食物比一個將軍出門時帶的食物還要好。」
  不等人家讓,桑喬就狼吞虎嚥地吃起來了,還說:
  「您真是個忠實合格的侍從,既普通又優秀,而且偉大,這頓飯就可以證明這一點,除非這頓飯是魔法變出來的。看樣子它倒是有點像變出來的。我就不行了,既卑微又倒霉。我的褡褳裡只有一點奶酪,還挺硬,硬得能把巨人的腦袋打破。此外,還有幾十個野豌豆,幾十個榛子和胡桃。這全怨我的主人墨守成規,堅持認為遊俠騎士只能用乾果和田野裡的野草充飢。」
  「兄弟,」森林騎士的侍從說,「我相信我的胃受不了什麼洋薊、野梨和山裡的野根。讓咱們的主人去說他們的騎士規矩吧,讓他們去吃他們說應該吃的東西吧,反正我帶著涼菜盒,鞍架上還帶著酒囊,算作備用。我特別喜歡酒,不時要抱著酒囊親親。」
  說完,他把酒囊遞給桑喬。桑喬把酒囊舉到嘴邊,頭朝上足有一刻鐘。喝完後,他把頭垂到一旁,長吁了一口氣,說:
  「嘿,婊子養的,好傢伙,真不錯!」
  「您稱讚酒好怎麼能說是『婊子養的』呢?」森林騎士的侍從聽到桑喬說「婊子養的」,就對桑喬說道。
  「如果是讚美,」桑喬說,「稱某人『婊子養的』並不是貶義。憑您最喜愛的年代發誓,大人,請您告訴我,這酒是皇城裡出的嗎?」
  「好一個品酒鬼!」森林騎士的侍從說,「這酒正是皇城裡出的,而且是陳年老酒。」
  「瞞得了我嗎?」桑喬說,「可別小看了我這套本領。侍從大人,我天生就有高超的品酒本領難道不好嗎?只要讓我聞一聞某種酒,我就可以準確地說出它的產地、品種、味道、貯存時間、是否還會變化以及其他種種有關情況。不過,這也沒什麼可驚奇的,我家祖上就有兩位是曼查多年從未有過的優秀品酒師。為了證明這點,我給您講一件他們的事。有一次,人們拉來一桶葡萄酒讓他們品嚐,請他們兩人說說酒的質量好壞。他們一個用舌頭尖舔了舔酒,另一個只是把鼻子湊到酒前聞了聞。第一個人說有股鐵器味,第二個人說還有熟羊皮味。可酒的主人說酒桶是乾淨的,酒裡沒有放任何鞣料,不會產生出什麼鐵器味和熟羊皮味。儘管如此,兩位著名的品酒師仍然堅持自己的說法。過了一段時間之後,酒賣完了,人們刷酒桶的時候發現,裡面有一串用熟羊皮圈拴著的小鑰匙。這回您就該知道了,出身世家,自有所長。」
  「所以我說,」森林騎士的侍從說,「咱們也別去征什麼險了。家裡有麵包,就不必去找蛋糕,還是回家好。要是上帝想找咱們,就到咱們家裡去找吧。」
  「等我服侍主人到了薩拉戈薩以後,咱們再商量。」
  後來,兩位友好的侍從又是說又是喝,直到睏倦了才閉上嘴,緩解一下口渴。要想讓他們不渴是不可能的。兩個人抓著已經快空了的酒囊,嘴裡含著還沒嚼爛的食物睡著了。咱們現在別再說他們了,來談談森林騎士和猥獕騎士那兒的事吧。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