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十章 桑喬謊稱杜爾西內亞夫人中了魔法的巧計以及其他真實趣事

 

  這部偉大著作的作者在寫到此章時,說他怕人們不相信,本想把本章略去。唐吉訶德的瘋癲在本章達到了無以復加的程度,使得世界上任何大瘋子都自愧不如。
  不過最後,儘管作者有此顧慮,還是據實把這些事情寫了出來,沒有任何增刪,以免留下任何可能被認為是編造的口實。作者說得有道理,因為事實即使再扯也扯不斷,總是在謊言之上,就像油總浮於水上一樣。作者接著寫道:唐吉訶德藏在托博索附近的小樹林或者聖櫟樹林裡,讓桑喬回到城裡,讓他代表自己去同杜爾西內亞談,請求她允許這位心已被她俘虜的騎士去拜見她,請她屈尊為自己祝福,以便自己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如果桑喬辦不到這些事情,就不要回來見他。桑喬立刻答應,一定像上次那樣帶回好消息來。
  「你去吧,桑喬。」唐吉訶德說,「當你去尋找的那個美麗的太陽在你面前發出光芒時,你不要眼花繚亂。你比世界上所有遊俠騎士的侍從都幸運!你把她接見你的情況都記住,別忘了,例如,你向她陳述我的旨意時,她的臉色是否變了;聽到我的名字時,她是否顯得心慌意亂;如果她本來是在她那奢華的會客廳裡坐著,你看她是否忽然在墊子上坐不住了;如果她是站著,你看她是否一會兒這隻腳踩著那隻腳,一會兒又那隻腳踩著這隻腳;她回答你的話時是否總要重複兩三遍;她是否一會兒由和藹變得嚴肅,一會兒又由冷淡變得親熱;她的頭髮本來並不亂,可她是否總用手去捋理;總之,夥計,你注意觀察她的所有動作。如果你能如實地向我陳述,我就能得知她內心深處與我的愛情有關的秘密。假如你原來不知道,桑喬,那麼你現在就應該知道,情人之間在牽涉到他們的愛情時,外觀的動作往往是他們靈魂深處信息的極其準確的反映。去吧,朋友,願你帶去一個比我順利的機遇,又帶回一個更好的結果。現在,我只好孤苦伶仃地在這裡惴惴期望著這個結果了。」
  「我速去速回,」桑喬說,「請您寬心,我的大人。您的心眼兒現在小得比芝麻粒大不了多少。您該想想,人們常說,『心寬愁事解』,還說『沒鹹肉,就沒有鉤子1』。俗話還說,『出乎意外,兔子跳來』。我是說,雖然咱們晚上沒有找到咱們夫人的宮殿,可現在是白天了,我想也許會在咱們意想不到的時候找到它。等找到了,我自有辦法對她說。」
  --------
  1原句應為「本希望得到鹹肉,卻連掛肉的鉤子都沒見到」,即希望越大,失望越多。桑喬在此處說錯了,而下句唐吉訶德卻誇桑喬運用俗語得當,形成諷刺意義。
  「的確,桑喬,」唐吉訶德說,「咱們談事情時,你總是能恰到好處地運用俗語。但願上帝能讓我得到比我的預期更多的佳運。」
  唐吉訶德剛說完,桑喬就轉身抽打他的驢走開了。唐吉訶德依然騎在馬背上腳不離鐙,手不離矛,滿腹愁腸,思緒萬千。咱們暫且不提唐吉訶德,先看看桑喬吧。桑喬此時同樣憂心忡忡,思慮百般,並不亞於他的主人。剛一離開樹林,他就回過頭去,見唐吉訶德沒跟上來,便翻身從驢背上跳下,坐在一棵樹下,自問自答地說起來:
  「『告訴我,桑喬兄弟,現在你到哪兒去?』『是去尋找你丟了的那頭驢?』『不,不是。』『那你找什麼?』『我要找的東西非同小可,我要尋找一位公主,可以說她把美麗的太陽和所有天空都集於一身了。』『你想到哪兒去找她呢,桑喬?』『到哪兒,托博索大城唄!』『那好,是誰派你去的?』『是除暴除孽的、逢渴者給吃的、逢餓者給喝的曼查的著名騎士唐吉訶德。『『那很好。你知道她家在哪兒嗎,桑喬?』『我的主人說應該是在王宮或者深宅大院裡。』『你原來是否見過她?』『我和我的主人都沒見過她。』『那麼,如果托博索的人知道你是來勾引公主、騷擾婦人後,棒打你的肋骨,打得你體無完膚,那不是活該嗎?』『如果他們不知道我是受托而來,那樣做也許還算有道理。不過——
    你是使者,朋友,
    責任不在你,不。』
  「『你可別信這個,桑喬,曼查的人很好,但是火氣也盛,不許任何人對他們不恭,所以趁人沒發現,你別再找倒霉。』『婊子養的,滾蛋!』『天公,你打雷到別處去!』『真是為討別人歡心,想找三條腿的貓,而且,這樣在托博索找杜爾西內亞,簡直是大海裡撈針!』『我怎麼這樣說話呢,準是魔鬼鬧的,沒別人!』」
  桑喬自言自語地說著,最後他說道:「現在好了,凡事都有解決的辦法。除非死亡降臨到我們頭上,誰都逃脫不了死亡的桎梏。種種跡象表明,我的主人是個瘋子,我也快跟他差不多了。我比他笨,還得跟隨他,服侍他。看來真像俗話說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不看在哪兒生,關鍵是在哪兒長』。就因為他是瘋子,所以常常把這種東西說成是那種東西,把白的看成是黑的,把黑的當成白的。例如,他把風車當成巨人,把修士的騾子當成駱駝,把羊群看成敵軍,還有其他一些諸如此類的事情。既然這樣,就不難讓他相信,我隨便碰到的農婦就是杜爾西內亞夫人。如果他不信,我就發誓。他若還是不信,我就再三發誓。他若是堅持不信,我就一口咬定,不管怎麼樣,絕不鬆口。也許堅持到最後,他見我沒把事情辦好,以後就不會再派我送這類的信了。不過我想,他也許會認為是某個對他懷有惡意的魔法師跟他過不去,改變了杜爾西內亞的模樣吧。」
  這樣一想,桑喬的精神就不緊張了。他覺得事情已經辦妥,就在那裡一直待到下午,讓唐吉訶德以為他到托博索去了一個來回。事也湊巧,當他站起身,準備騎到驢背上時,看見從托博索來了三個農婦,騎著三頭公驢駒或母驢駒,作者沒有說明,估計是母驢駒吧,反正是一般農婦騎的那種牲口。這點並不重要,所以我們也就不必在此探討了。桑喬一看見農婦,就立刻跑回去找他的主人唐吉訶德,只見唐吉訶德正在那裡長吁短歎,情語纏綿。唐吉訶德一看到桑喬就問:
  「怎麼樣,桑喬朋友?我應該把今天記作白石日呢,還是算作黑石日1?」
  「您最好把它記作紅赭石日,就像講壇上的標牌,很醒目,一目瞭然。」
  「這麼說,」唐吉訶德說,「你帶來了好消息?」
  「極好的消息,」桑喬說,「您只需騎上馬,飛奔去見托博索的杜爾西內亞夫人吧。她已經帶著兩個侍女來看望您了。」
  「上帝啊!桑喬朋友,你說什麼?」唐吉訶德說,「你別騙我,別用虛假的喜訊來解脫我真正的傷感。」
  「我騙您對我有什麼好處?」桑喬說,「而且事實就在眼前。您快過來,大人,您看,咱們的女王已經來了,看穿戴她就像個女王。她和她的侍女都是渾身金光燦燦,珠光寶氣,有鑽石、紅寶石,那錦緞足有十層厚2呢。她們的頭髮披散在背上,迎風擺動像發出縷縷陽光。特別是她們還騎著三匹『小花牡』呢,真叫絕了。」
  --------
  1今天應該算個喜慶的日子呢,還是算個倒霉的日子?古希臘風俗,以白石誌喜,以黑石志憂。
  2桑喬在此言過其實。當時最貴重的錦緞也只有三層。
  「你是想說『小花馬』吧,桑喬?」
  「『小花牡』和『小花馬』沒多大區別。」桑喬說,「不管她們騎的是什麼,反正她們都是漂亮女子,簡直美貌絕倫,特別是咱們的杜爾西內亞夫人,真令人眼花繚亂。」
  「咱們過去吧,桑喬夥計,」唐吉訶德說,「作為你送來這個意想不到的好消息的報酬,我答應你,如果遇到什麼征險的事,我一定把最好的戰利品給你。如果你不喜歡戰利品,我可以把今年我家三匹母馬下的小馬駒送給你。你知道的,那三匹母馬現在正圈在咱們村的公地上等著下小駒呢。」
  「我願意要小馬駒,」桑喬說,「因為第一次征險的戰利品到底好不好,我心裡沒底。」
  兩人說著走出了樹林,這時三個農婦已經走近了。唐吉訶德向通往托博索的路上望去,可是只看見三個農婦。他滿腹狐疑,問桑喬是否把杜爾西內亞等人撇在城外了。
  「什麼落在城外,」桑喬說,「難道您的眼睛長在後腦勺上了?沒看見來的這三個人,她們像正午的太陽一樣光芒萬丈?」
  「我沒看見,」唐吉訶德說,「我只看見三個騎驢的農婦。」
  「上帝把我從魔鬼手裡解救出來吧!」桑喬說,「難道這三匹雪白的小馬在您眼裡竟成了驢?上帝呀,假如真是這樣,我就把我的鬍子拔掉。」
  「那麼我就告訴你,桑喬朋友,」唐吉訶德說,「那的確是三頭驢,或許是三頭母驢。確實如此,就好比我是唐吉訶德,你是桑喬一樣。至少我這樣認為。」
  「別說了,大人,」桑喬說,「別這麼說了,快睜開眼睛,過來向您思念的意中人致意吧,她已經走過來了。」
  說完,桑喬搶前一步迎接三個農婦。他從驢背上跳下來,抓住其中一頭驢的韁繩,雙腿跪在地上,說道:
  「美麗高貴的王后、公主和公爵夫人,請您當之無愧地接受已被您征服的騎士的致意吧。在尊貴的諸位面前,他誠惶誠恐,脈搏全無,已經呆若木雞。我是他的侍從桑喬,他是曾歷盡千辛萬苦的曼查騎士唐吉訶德,別號猥獕騎士。」
  此時唐吉訶德也挨著桑喬跪了下來。他瞪著眼睛,將信將疑地瞪著桑喬稱為王后和夫人的那個女人。他發現那不過是個農婦,寬臉龐,塌鼻子,並不好看,心裡既驚奇又遲疑,始終不敢開口。幾個農婦見這兩個如此怪異的男人跪在地上,不讓她們過去,也同樣感到很驚奇。最後,還是那個被桑喬攔住了的農婦惱怒地開口說道:
  「倒霉鬼,讓開路,放我們過去。我們還有急事呢。」
  桑喬說道:
  「托博索萬能的公主、夫人,您的高貴之心面對跪在至尊面前的遊俠騎士為何不為所動呢?」
  另外兩個農婦中的一個說道:
  「吁!我公公的這頭驢呀,我先給你撓撓癢吧。你看看這些人,竟拿我們農婦開心,以為我們不會怪他們!走你們的路吧!讓我們也趕我們的路,這樣大家都方便!」
  「快起來吧,桑喬。」唐吉訶德這時候說道,「我已經看清了,厄運總是對我糾纏不休,已經堵死了所有可以為我這顆卑微的心靈帶來快樂的途徑。噢,夫人,你是我可以期望的勇氣,是貴族之精華,是解除這顆崇拜你的心靈之痛苦的唯一希望!可惡的魔法師現在迫害我,在我的眼前蒙上了一層雲翳,使你的絕世芳容在我眼裡變成了一個可憐的農婦。假如魔法師沒有使我的臉在你眼裡變得醜陋可憎,就請你溫情地看看我吧。從我拜倒在你的芳容面前的崇敬,你可以看到這顆崇拜你的心靈的謙恭。」
  「你簡直可以當我的爺爺了,」農婦說道,「竟還說這種獻慇勤的話!快躲開,讓我們過去。求求你們了。」
  桑喬讓開一條路,讓農婦過去了,心裡也為自己擺脫了一件棘手的事情而歡喜異常。那個被認為是杜爾西內亞的農婦見到可以脫身了,立刻用隨身帶的一根帶刺的棍子打了一下她的小驢,向前跑去。那頭驢因為這一棍而感到一種超常的疼痛,開始撂蹶子,結果把那位杜爾西內亞摔到了地上。唐吉訶德見狀趕緊跑過去扶她,桑喬也跑過去把已經滑到驢肚子下的馱鞍重新放好。馱鞍放好後,唐吉訶德想把那位令他神魂顛倒的夫人抱到驢背上,可是農婦已經站起來,用不著唐吉訶德了。她向後退了退,又向前緊跑幾步,雙手按著驢的臀部,非常敏捷地跳到了鞍子上,那樣子簡直像個男人。桑喬見狀說道:
  「我的天啊,咱們這位夫人真比燕子還輕巧呢,即使是科爾多瓦或墨西哥的最靈巧的騎手也比不過她!她一下子就躍上了鞍子,不用馬刺也能讓她的小驢跑得跟斑馬一樣快!她的侍女也不落後,她們都能疾跑如風!」
  事實確實如此。另外兩個農婦見杜爾西內亞上了馬,也趕著驢跟她一同飛跑,竟然頭也不回地一氣跑了半西裡多。唐吉訶德一直目送她們遠去,直到看不見她們了,才轉過身來對桑喬說:
  「桑喬,你覺得怎麼樣?你看,魔法師多恨我呀,竟惡毒到這種程度,想剝奪我見到意中人本來面目的快樂!實際上,我生來就是最不幸的人,成了惡意中傷的眾矢之的。你也看到了,桑喬,這些背信棄義的傢伙把杜爾西內亞的模樣改變了還不夠,更把她變成像那個農婦那樣愚蠢醜陋的樣子,同時還剝奪了她作為貴夫人本身就具有的東西,也就是那種龍涎香和花香的香氣。我可以告訴你,桑喬,剛才我要抱她騎上她的馬,也就是我看著像驢的那個東西時,我聞到了一股生蒜味,熏得我差點兒沒暈過去。」
  「噢,惡棍,」桑喬說道,「你們這些居心叵測的魔法師,真應該像穿沙丁魚那樣把你們穿成串!你們懂得多,做得多,干的壞事也多。你們這些壞蛋,把我們的夫人明珠般的眼睛變得像栓皮櫧樹的蟲癭,把她純金黃的頭髮變得像黃牛尾巴毛,把她漂亮的臉龐變得非常醜,還除掉了她身上的香味。有了那種香味,我們就可以知道醜陋面目的背後到底是誰。當然,說實話,我覺得她一點兒也不醜,而是很美,而且,她嘴唇右側上方有顆痣,還有七八根一拃多長的金絲般黃毛,那更是錦上添花。」
  「根據臉和身體相關生長的道理,」唐吉訶德說,「杜爾西內亞大腿內側與臉上那顆痣相應的部位也應該有一顆痣。不過,你把痣邊的那幾根毛說得太長了。」
  「我可以告訴您,」桑喬說,「那幾根毛長在那兒簡直再合適不過了。」
  「我也這樣認為,朋友。」唐吉訶德說,「杜爾西內亞身上長的東西沒有一樣不是十全十美的。如果她身上有一百顆你說的那種痣,那它們就不是痣了,而是明亮的星星和月亮。不過你告訴我,桑喬,你為她整理的那個我看著像是馱鞍的東西,究竟是無靠背鞍還是女用靠背鞍呢?」
  「都不是,」桑喬說,「是短鐙鞍,上面還有個罩子,看那華麗的樣子,能價值半個城。」
  「我看重的不是這些,桑喬。」唐吉訶德說,「我現在再說一遍,我要再說一千遍,我是最不幸的人。」
  桑喬見主人如此愚蠢,這麼容易就上了當,強忍著才沒笑出聲來。兩人又議論了一陣,然後騎上牲口,往薩拉戈薩方向走。他們想立刻趕到那兒,參加每年一度在那個大城舉行的慶祝活動。不過,在他們到達之前又發生了許多新奇的事,值得記錄在此,供讀者一閱,請看下文。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