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五十二章 唐吉訶德同羊倌大打出手,奇遇苦行教徒,以一身大汗收場

 

  大家對羊倌的講述都很感興趣,特別是牧師,他感到驚奇。雖說羊倌穿得挺破爛,可講起話來卻像個有水平的官員。看來神甫說「山裡出學士」,還是說得很對的。大家都願意為歐亨尼奧做點什麼。唐吉訶德更是一馬當先,他對歐亨尼奧說:
  「羊倌兄弟,如果我現在能開始一次新的征險,我肯定會立刻上路為你爭取好運。不管修道院長和其他人如何阻攔,我都會把萊安德拉從修道院裡救出來,因為誰也不願意在那兒待著,然後再把她交給你,隨你對她怎麼樣,不過你得遵守騎士規則。騎士規則規定不能對姑娘做任何她所不願意的事情。我希望上帝別讓一個惡毒魔法師的力量超過一個好心魔法師的法力。我發誓那個時候我一定會幫助你,這是我的職業要求,也就是幫助弱者和窮苦人。」
  羊倌看了看唐吉訶德,見他蓬頭垢面,十分不解。他於是問神甫:
  「大人,這個人為什麼這身打扮,又這樣說話,他是誰?」
  「還能是誰呢!」理髮師說,「他就是曼查大名鼎鼎的唐吉訶德。他除暴安良,保護弱女,降伏巨人,而且從來都是戰無不勝。」   「這倒有點像寫遊俠騎士小說上的那套,」羊倌說,「他們就做您說的那些事。不過我覺得,或者是您在開玩笑,或者是這位風度翩翩的人腦袋不正常。」
  「你真是個大無賴,」唐吉訶德說,「你才腦袋不正常呢,我的腦袋比你那個婊子媽媽聰明得多。」
  說著唐吉訶德從身邊抓起一塊麵包,扔到羊倌的臉上。他用的勁太大了,把羊倌的鼻子都砸歪了。羊倌從來不開玩笑,見唐吉訶德竟真的動手開打,也就不顧什麼地毯、檯布和旁邊那些正吃東西的人,向唐吉訶德撲過去,雙手卡住了他的脖子。若不是桑喬這時趕來,唐吉訶德肯定被掐死。桑喬從背後抓住羊倌,把她推倒在餐布上,弄得餐布上的盤子和杯子一片狼藉。唐吉訶德脫了身,又過去騎在羊倌身上。羊倌臉上全是血,身上也被桑喬踢得很痛。他在餐布上想找把刀子報仇,可牧師和神甫制止了他。理髮師乘機把羊倌從唐吉訶德身子下面拉了出來,羊倌揮拳向唐吉訶德的臉猛擊,結果唐吉訶德也同羊倌一樣血流滿面。牧師和神甫看得笑破了肚子,幾個團丁也看得興高采烈,還在一邊起哄,彷彿在看兩隻狗咬架。只有桑喬急得不得了,他被牧師的一個傭人抓住脫不開身,不能去幫助他的主人。
  總之,打架的人打得熱火朝天,看熱鬧的人看得心花怒放。這時傳來一陣憂傷的喇叭聲,大家不由得向傳來喇叭聲的方向轉過臉去。最激動的還是唐吉訶德,但他現在正被羊倌壓在身下,由不得自己,而且他身上也疼得夠嗆,於是對羊倌說:
  「魔鬼兄弟,你能不能別這樣?你的意志和力量制服我了。我請求你暫且休戰一小時,那個痛苦的喇叭聲似乎正呼喚我進行一次新的征險。」
  羊倌也懶得再打下去了,便放開了唐吉訶德。唐吉訶德站起來,轉頭向傳來喇叭聲的方向望去,忽然看見從一個山坡上走來了很多穿白色衣服的人,看樣子像是鞭打自己以贖罪的教徒。
  原來那一年天上一直沒下雨,於是那一帶各個地方的人都結隊遊行,有的祈禱,有的苦行,請求上帝開恩下點兒雨。那些結隊而行的人就是附近一個村莊的人,到山坡上一個聖庵去求雨的。唐吉訶德見那些人穿著稀奇古怪的笞刑衣服,竟忘了這是他司空見慣的事情,以為這是要由他這位遊俠騎士來完成的征險之事。他再一想,那些人所抬的穿喪服的偶像就是被一些居心叵測的歹徒劫持的貴夫人,便更以為是這麼回事了。想到此,他敏捷地衝向正在溜躂著吃草的羅西南多,從鞍架上取下皮盾和馬嚼子,迅速給馬套上嚼子,又讓桑喬把劍遞給他,翻身上了羅西南多,手持皮盾,高聲向所有在場的人說道:
  「各位勇士們,現在你們馬上就會看到世界是多麼需要遊俠騎士。你們一旦看到那位被囚禁的善良夫人獲得了自由,就會知道遊俠騎士的重要性了。」
  說完唐吉訶德就催馬向前,他腳上沒有馬刺,就用雙腿夾緊馬肚子,於是羅西南多以它在這個故事裡從未有過的速度向前飛奔,直接衝向那些苦行贖罪的教徒。神甫、牧師和理髮師想拉住唐吉訶德已經不可能了,桑喬大聲喊叫更是無濟於事。桑喬喊道:
  「你往哪兒去呀,唐吉訶德大人?你見了什麼鬼,竟反對起咱們天主教的事兒來了?真糟糕,那是結隊行進的苦行教徒!他們抬的那位夫人是聖潔無比的聖母像!你看看,你在幹什麼呀,大人,這回你可是做了不應該做的事!」
  桑喬完全是徒勞一場。唐吉訶德飛速衝向那些穿白衣服的人,要解救穿喪服的夫人,根本沒聽到別人說什麼;即使聽到了,他也不會回頭,無論誰叫他,他都不會回頭。他衝到隊伍前,勒住了羅西南多,羅西南多也想歇歇了。唐吉訶德聲音嘶啞地說道:
  「你們這些人蒙著臉,想必不是好人。現在你們注意聽我說。」
  抬神像的幾個人首先停住了。四個誦經的教士中有一個見唐吉訶德這副打扮,再看看瘦骨嶙峋的羅西南多,還有唐吉訶德的其他許多可笑之處,就說道:
  「老兄啊,你如果想說什麼,就趕緊說吧。你看我們這些兄弟已經皮開肉綻了,如果你不趕緊說,那麼,我們既不能也沒有道理在這兒聽人講什麼事情的。」
  「我說得非常簡單,」唐吉訶德說,「那就是你們立刻把這位夫人放了。她的淚水愁容非常明確地表明,她是被你們強迫帶走的,你們也一定冒犯了她。我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是要剷除這種罪惡。你們如果不讓她獲得應有的自由,就休想向前一步。」
  大家一聽唐吉訶德這話就知道這人準是個瘋子,不禁大笑起來。這一笑簡直是給唐吉訶德火上澆油。他二話不說,舉起劍向抬架衝去。一個抬架子的人放下架子,舉著一個休息時用來支撐抬架的椏叉迎住了唐吉訶德。唐吉訶德一劍劈來,叉形架被劈成兩半。抬架人舉起手中剩下的那截,打中了唐吉訶德揮劍一側的肩膀。唐吉訶德的皮盾抵擋不住抬架人的蠻勁,可憐的唐吉訶德被打翻落馬。桑喬氣喘吁吁地趕過來,見唐吉訶德已經躺倒在地,就大聲地喊叫抬架人不要再打了,說他是個中了魔法的可憐騎士,從來沒有傷害過任何人。抬架人倒是不打了,不過並不是由於桑喬的喊叫才住手的,而是因為他看見唐吉訶德已經手腳冰涼,以為他死了,於是把長袍往腰間一掖,逃之夭夭。
  這時與唐吉訶德同行的那些人全趕來了。這些教徒見跑來這麼多人,還有手持弓弩的團丁,唯恐發生什麼不測,立刻圍在神像周圍。他們摘掉頭上的尖紙帽,準備迎戰。教士們也抄起了高燭台,準備自衛,如果可能的話,還可以向對方進攻。不過,事情並沒有人們想像的那麼糟糕。桑喬以為唐吉訶德已經死了,撲在他身上大哭起來,可別人卻覺得挺好笑。
  神甫同那行人中的另一位神甫是熟人,這一下雙方的恐懼消除了。這位神甫向那位神甫簡單介紹了唐吉訶德的情況,於是那位神甫和那些鞭笞教徒都過去察看可憐的騎士是否已經死了。只聽桑喬痛哭流涕地喊道:
  「哎呀,騎士的精英,你竟因為這一棍子英年早逝!你是你們家族的光榮,是整個曼查乃至整個世界的驕傲!沒有了你,世上的歹徒就會肆無忌憚地到處作惡!你比所有的亞歷山大還慷慨,我僅服侍你八個月,你就把海裡最好的島嶼贈給了我!你謙恭對昂首,昂首對謙恭1,你迎戰艱險,忍辱負重,一往情深,你仿善懲惡,掃除醜行,反正你盡了遊俠騎士之所能!」
  --------
  1桑喬在痛苦之中把後半句說顛倒了。
  桑喬連哭帶叫,把唐吉訶德終於喊醒了,他醒來以後的第一句話就是:
  「最最溫情的杜爾西內亞,與你分離的痛苦遠遠大於現在這些痛苦。桑喬朋友,幫幫忙,讓我坐到那輛中了魔法的車上去。我這邊的肩膀已經被打壞,不能騎羅西南多了。」
  「我非常願意,」桑喬說,「咱們現在回老家去,這幾位大人也願意與咱們相伴。回去以後,咱們再重振旗鼓,搞一次有利可圖的、更能出名的出征。」
  「你說得對,桑喬,」唐吉訶德說,「先等這股晦氣過去再行動,才是明智之舉。」
  牧師、神甫和理髮師對唐吉訶德說,就按照他自己說的去做,這樣做很對。他們對桑喬竟如此頭腦簡單也感到慶幸。大家把唐吉訶德按照原來的樣子放在牛車上,收拾妥當,繼續趕路。羊倌同大家告別,團丁也不想再往前走,於是神甫按照約定給了他們一些錢。牧師請求神甫以後把唐吉訶德的情況告訴他,看唐吉訶德的瘋病究竟是治好了還是依然如故。說完這些,牧師才吩咐他的傭人們啟程。大家高高興興地各走各的路,只剩下神甫、理髮師、唐吉訶德和桑喬,還有溫順的羅西南多,它同主人一樣,一直極其耐心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牛車的主人套上牛,又往唐吉訶德身下加了一捆乾草,然後才按照神甫的指點,慢吞吞地上了路。六天之後,他們回到了唐吉訶德的故鄉。他們到達村莊時正是大白天,又趕上是星期日,人們都聚集在村裡的空場上,送唐吉訶德的牛車就從空場中間通過。大家都過來看車上裝的是什麼東西,待他們認出車上裝的竟是自己的同村老鄉時,都非常驚訝。有個男孩子飛快地跑去把消息告訴了唐吉訶德的女管家和外甥女,說唐吉訶德面黃肌瘦地躺在一輛牛車的一堆乾草上回來了。兩個善良女人的喊聲聽起來真讓人憐憫。她們打自己的嘴巴,又詛咒那些可惡的騎士小說,待唐吉訶德被送進家門時,她們的這些聲音更加強烈了。
  桑喬的妻子聽到唐吉訶德回來的消息也趕來了。她已經聽說桑喬給唐吉訶德做了侍從。一見到桑喬,她首先打聽的就是那頭驢的情況是否還好。桑喬說比自己的主人還好。
  「感謝上帝,」桑喬的妻子說,「能如此照顧我。不過,你現在告訴我,朋友,你當侍從得到什麼好處了?給我帶前開口的女裙1了嗎?給孩子們帶鞋了嗎?」
  --------
  116世紀時的一種貴重的裙子。
  「這些都沒有,」桑喬說,「我的老伴兒,不過我帶回了更有用、更貴重的東西。」
  「那我當然高興,」妻子說,「讓我看看那些更貴重、更有用的東西是什麼,朋友。我想看看,也讓我的心高興高興。你不在家這段時間裡,我的心一直很難過。」
  「等到家我再給你看,老伴兒,」桑喬說,「現在你就放心吧。若是上帝保佑,我們能再次出去征險,我很快就會成為伯爵或某個島嶼的總督,而且不是一般的島嶼,是世界上最好的島嶼。」
  「但願老天能夠保佑我們,我的丈夫,咱們正需要這個呢。
  不過你告訴我,什麼叫島嶼?我不明白。」
  「真是驢嘴不知蜜甜,」桑喬說,「到時候你就知道了,娘子,待你聽到你的臣民稱呼你為女領主時,你就更感到新鮮了。」
  「你說的女領主、島嶼和臣民到底是什麼東西,桑喬?」胡安娜·潘薩問。人們都叫她胡安娜·潘薩。雖然他們並不是一個家族的,但是在曼查,女人們都習慣使用丈夫的姓。
  「你別急著一下子什麼都知道,胡安娜。我告訴你實情,你閉著嘴聽就行了。我只想告訴你,世界上再沒有比為四處征險的遊俠騎士當光榮的侍從更美的事情了。不過人不能處處遂願,這也是事實,一百次征險裡,往往有九十九次不能成功。我對此深有體會。我曾被人用被單扔過,被人打過。儘管如此,能夠翻越高山,搜索樹林,攀登岩石,訪問城堡,隨意留宿客店,分文都不用付,的確也是件很美的事情。」
  桑喬和胡安娜說話的時候,唐吉訶德的女管家和外甥女把唐吉訶德迎進屋裡,給他脫掉了衣服,讓他在他原來那張舊床上躺下。唐吉訶德斜眼看著他們,到底還是沒明白自己到了什麼地方。神甫囑咐唐吉訶德的外甥女好好照顧她的舅舅,讓她們注意可別讓唐吉訶德再跑了,又講了這回費了多少事才把唐吉訶德弄回來。兩個女人聽了又喊聲震天,詛咒騎士小說。她們還請求老天把那些胡編亂造的作者們都扔到深淵的最深處去。最後,她們又擔心她們的主人和舅舅待身體稍微有所恢復就又會跑掉。不幸,她們言中了。
  儘管這個故事的作者千方百計搜尋有關唐吉訶德第三次出征的材料,卻一無所獲,至少沒有找到真正的文字材料。不過,據曼查的人們記憶,唐吉訶德第三次出征到的是薩拉戈薩,參加了當地幾場很有影響的比武,充分顯示了他的勇氣和智慧。至於他最後的結局,幸虧有一位老醫生的鉛盒子,否則人們就無從瞭解了。據那位老醫生說,那個鉛盒子是他在一個被翻修的寺院牆基下發現的。鉛盒裡有一些用哥特體的字寫的手稿,不過詩文都是用西班牙文寫的,裡面介紹了唐吉訶德的許多事跡,描繪了杜爾西內亞的美貌、羅西南多的形象、桑喬的忠誠和唐吉訶德本人的墳墓,還記載了一些墓誌銘和歌頌唐吉訶德生活習慣的文字。這個新奇故事的作者已經將其中能夠看得清的記錄於此。作者並沒有要求讀者稱讚他不辭辛苦,查找了曼查的所有檔案,然後把這個故事公諸於眾,只是希望讀者能夠像相信那些風靡於世的騎士小說一樣相信他。如果能夠這樣,他就滿足了,而且還會去尋找新的故事,即使不像這個故事一樣真實,也會像這個故事一樣使人開心消遣。
  鉛盒裡的羊皮紙上記載的首先是下面這些內容:
  曼查的阿加馬西利亞城諸院士
  在此撰文感懷唐吉訶德生平
  阿加馬西利亞城的狂人院士
  為唐吉訶德題墓誌銘
    這位瘋癲之人為曼查帶來了
  比克里特的伊阿宋1還要多的功利。
  他的神志變化無常,
  似風標望之莫及。
    他的臂膀力及八方
  從卡塔依到蓋亞2之地。
  可怕而又新穎的靈感
  將他的詩刻到了青銅板上。
    他沉湎於他的愛情和怪誕,
  阿馬迪斯為之遜色,
  加勞爾無法與之比擬。
    他曾騎著羅西南多游四方,
  貝利亞尼斯為之啞然,
  如今,他卻在這冰冷的石碑下安息。
  阿加馬西利亞城的受寵院士
  讚頌托博索的杜爾西內亞
  十四行詩
  --------
  1克里特是地中海中的一個島嶼,屬於希臘。希臘神話中的伊阿宋曾率領阿爾戈英雄去那裡覓取金羊毛。
  2蓋亞是希臘神話中的地神,大地的化身。
    濃眉碩眼,臉龐寬大
  隆起的胸脯,舉止瀟灑,
  這就是唐吉訶德一往情深的
  托博索王后杜爾西內亞。
    翻越內格羅山,
  跋涉著名的蒙鐵爾原野,
  以及阿蘭胡埃斯的沃草平原,
  步履維艱皆為她。
    責任在羅西南多,命運不濟,
  曼查的姑娘,無往不勝的
  遊俠騎士啊,已痛失年華。
    她已玉殞香消,
  他的名字雖刻在大理石上,
  卻未能擺脫愛情、憤怒和欺詐。
  阿加馬西利亞城才氣極佳的古怪院士
  讚頌唐吉訶德的坐騎羅西南多
  十七行詩
    乘坐威武堅實的寶座,
  鐵蹄帶著腥風血雨。
  曼查狂人揮舞著他的旗幟,
  征險何奇特!
    披掛著甲冑和利劍,
  揮砍刺殺,蕩滌污濁。
  業績輝煌,一代新風,
  勇士戰功真顯赫。
    高盧為阿馬迪斯自豪,
  希臘勇敢的子孫
  已超過千倍,名傳山河。
    柏洛娜1在王宮為唐吉訶德加冕,
  曼查為之驕傲,
  勝過希臘和高盧。
    他的功名不可湮沒,
  他英俊的羅西南多
  亦勝過布裡亞多羅和巴亞爾多2。
  阿加馬西利亞城的嘲弄院士
  吊桑喬·潘薩
  十四行詩
    五短身材,桑喬·潘薩,
  勇氣過人,眾人驚訝。
  我發誓擔保,世界上
  最純樸誠實的侍從就是他。
    他幾乎得到伯爵位,
  可惜時代太褊狹,
  連一頭驢都不放過,
  惡毒攻擊加咒罵。
    順從的侍從騎著驢(恕我用詞不雅),
  追隨順從的羅西南多,
  追隨騎士遊俠。
    人世的願望皆落空,
  許諾的是安逸,
  得到的卻是陰影、塵煙和夢花!
  阿加馬西利亞城的見鬼院士
  為唐吉訶德題墓誌銘
    這裡長眠的騎士
  曾倍受痛楚,命運不佳。
  他的羅西南多
  馱著他浪跡天涯。
    愚蠢的桑喬·潘薩
  與他同眠於此,
  侍從比比皆是,
  唯他忠誠無華。
  阿加馬西利亞城的喪鐘院士
  為杜爾西內亞題墓誌銘
    這裡安息著杜爾西內亞,
  儘管她體態豐盈,
  猙獰可怕的死亡
  已使她肉銷骨枯埋地下。
    她血統純正,
  氣度風雅
  她燃燒著唐吉訶德的心,
  使家鄉譽滿天下。
  --------
  1柏洛娜是羅馬戰神馬爾斯之妻。
  2布裡亞多羅和巴亞爾多是傳說中出名的戰馬。
  這些就是能夠看得清的幾首,其它的已經被蟲蛀得模糊不清,全都委託給一位院士去猜測辨認了。據說他挑燈夜戰,已經大功告成,準備連同唐吉訶德的第三次出征記一起出版。
    也許別人會唱得更好,
    《唐吉訶德》上捲至此結束。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