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五十章 唐吉訶德同牧師唇槍舌劍及其他

 

  「真新鮮!」唐吉訶德說,「這些小說是經過國王允許、有關人員批准才出版的。無論大人還是小孩,窮人還是富翁,學者還是老粗,平民還是騎士,一句話,無論什麼情況的人都喜歡讀,都很欣賞它們。它們的真實性顯而易見,把某個或某些騎士的父母、祖籍、親屬、年齡、所在地和事跡都詳詳細細、逐天逐日地告訴我們,難道是胡說八道嗎?
  「請您住嘴,不要再褻瀆神明了。您還是聽從我的勸告,做得明智些,去讀讀這些小說吧,那麼您就會發現其樂無窮。不信您聽我說,假設我們面前有個沸騰的淡水湖,湖裡有很多怪蛇、蜥蜴和其它許多可怕的動物穿梭游弋。這時湖中心傳出一個極其淒切的聲音,說道:『你,騎士,或者不管你是什麼人,你如果想得到你面前這個可怕的湖泊黑水下面的寶貝,就要拿出你的勇氣,跳進這滾滾的沸水裡去。你如果不跳進去,就不配看到這下面七仙女城堡的良辰美景。』騎士聽完這可怕的聲音,絲毫不考慮對自己會有什麼危險,甚至來不及脫掉身上沉重的甲冑,只請求上帝和自己的意中人保佑自己,便縱身跳進了沸騰的湖泊。他還沒明白自己究竟到了什麼地方,就已經來到了一個花團錦簇的原野上。它如此美麗,連厄呂西翁1都無法與之比擬。
  --------
  1厄呂西翁是希臘神話中信徒和陰魂居住的樂土。
  「他覺得那裡的天空格外晴朗,太陽的光芒格外明亮,眼前一片綠草如茵,樹木蒼鬱,青翠欲滴,秀色可餐。無數只各種花色的小鳥在枝葉叢中穿梭,啼聲婉囀。一條清涼的小溪流淌在細沙和白卵石上,彷彿液體水晶流淌在金粉純珠上。那邊有一座用斑紋大理石和單色大理石精雕細琢的噴泉,這邊另有一座噴泉卻顯得純樸自然,精細的貝殼和白色、黃色的蝸牛殼錯落有致地鑲嵌在上面,與斑斑點點的發光晶體和祖母綠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幅五彩繽紛的作品,真可謂巧奪天工。
  「再往前,只見一座堅實的城堡或引人注目的要塞,黃金的圍牆,鑽石的城堞,紫晶石的門,總之,它的建築材料裡不乏鑽石、紅寶石、珍珠、金子和祖母綠,令人歎為觀止。此時,從城門裡出來一大群少女,衣著鮮艷華麗,如果我現在按照書上記述的那樣給你們講一遍,那且講不完呢。其中一個大概是管事的少女,拉起了那位勇敢跳進沸騰湖水的英武騎士的手,不聲不響地把他帶進那座輝煌的要塞或城堡,把他的衣服脫得一乾二淨,用溫水為他洗澡,然後又往他全身塗香脂,給他穿上一件香氣撲鼻的極薄的紗衣。另外又過來一位少女,在他肩上披了一條大披巾,那披巾據說價值連城,甚至還不止如此呢。後來又怎麼樣?少女們又把他帶進一個客廳,裡面已經擺上宴席,其精美程度令人歎服。你再看往他手上灑的洗手水,都是濾過的香花水。少女們又扶他坐在一個象牙椅上,而且在服侍他的過程中始終一聲不響。她們又為他端來各種佳餚,全都美味可口,騎士竟不知該從何下著。他吃飯的時候還可以聽到音樂聲,卻不知是誰在演奏,在哪裡演奏。餐畢撤掉了桌子,騎士躺到椅子上,習慣地剔起牙來。忽然,另一個美人走進客廳,坐在騎士身旁,向他講述那是一座什麼樣的城堡,自己又是如何被魔法弄進城堡的等等,無論是騎士還是小說的讀者都會為之驚奇。
  「我不想再冗述下去了。不過由此可以看出,無論什麼人,無論讀到遊俠騎士小說的哪一部分,都會感到愉快和驚奇。請您相信我,就像我剛才說的,讀讀這些小說,就會知道它如何能夠驅除煩惱,陶冶性情。
  「就我而言,可以說我是個勇敢大膽、謙恭有禮、豪爽大方、溫文爾雅、頗有教養、吃苦耐勞、忍受魔法的遊俠騎士。雖然我剛剛還像瘋子似的被關在籠子裡,我想,憑我臂膀的力量和老天保佑,我很快就會成為某個王國的國王,那時候我就可以顯示出我知恩圖報,胸襟寬廣。大人,我相信窮人永遠無法向任何人表示他的慷慨豪情,儘管他對此有強烈的願望。只停留在願望上的感激之心只能算是死物,就好比有信心而無行動只能算死物一樣。因此我希望命運能夠賜予我一個做皇帝的機會,這樣就可以向我的朋友們行善,以此顯示我的胸懷,特別是我這位可憐的侍從桑喬,我很早以前就曾許願給他一個伯爵稱號。我現在只擔心他沒有能力管理好他的封邑。」
  桑喬聽見了主人最後幾句話,於是說道:
  「您加把勁,唐吉訶德大人,趕緊把您許過願的伯爵領地封給我吧,我早等著呢。我覺得我有能力管好它。就算是管不好,我聽說有人願承租領主的土地,每年交一定的租子,而領主們就撒手不管了,只管收租子,其他一概不管。我也這麼做,什麼都不操心,什麼都不管,跟伯爵似的,只管收租子,其他的事隨便他們怎麼辦。」
  「可是,桑喬兄弟,」牧師說,「你可以只管收你的租子,但是政務總得有人管理呀。一個領主必須懂得治國,這也需要才智和判斷力,特別是要有決斷力。如果開頭就出現了錯誤,那麼中期和後期階段也肯定會出現錯誤。上帝常常幫助好心的老實人,而不幫助狡猾的壞人。」
  「我不懂得那些大道理,」桑喬說,「我只知道若是把伯爵的領地拿到手,我也同樣能當好伯爵,管好領地。我的腦子與別人比也不差,身體還很強壯,完全可以像別人一樣管理好我的領土。只要我當上領主,我就要為所欲為;為所欲為了,我就稱心了;稱心了,我就高興;一個人如果高興了,就會別無他求,也就行了,其他的都像兩個瞎子說再見一樣,全是胡扯。」
  「你稱之為大道理的那些東西並不壞,桑喬,而且關於伯爵領地的事,裡面還有很多學問呢。」
  唐吉訶德插嘴道:
  「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學問,我只知道學習高盧偉大的阿馬迪斯的榜樣。阿馬迪斯曾把菲爾梅封給他的侍從,我也會這樣。我會一百個放心地封桑喬做伯爵。桑喬是遊俠騎士的最優秀的侍從中的一位。」
  牧師對唐吉訶德成套的胡言亂語,對他描述騎士的湖中奇遇,對他把騎士小說上看到的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記得一清二楚,深感驚奇。此外,牧師沒有料到桑喬竟會如此愚蠢,竟如此渴望他主人許願給他的伯爵領地。這時,牧師那幾個到客店去牽馱驢的傭人回來了,並且在綠草地上鋪了塊毯子擺上食物。大家在樹蔭下就地坐下來吃東西,因為趕牛車的人還想在這個地方喂餵他的牛呢。大家正吃著,忽聽得他們身旁的草叢中傳來一陣急促的跑動聲和鈴鐺響,只見從那兒竄出一隻漂亮的山羊,羊身上是黑色、白色和棕褐色的斑點。羊的身後有個羊倌在大聲呼喊,用他那種慣用語叫羊站住或回到羊群裡去。那只驚慌失措的小羊看到這些人彷彿看到了救星,跑到他們面前停了下來。羊倌過來,抓住了羊的兩隻角,彷彿它真能聽懂人話似的對它說道:
  「哎呀,小野羊啊小野羊,小花羊啊小花羊,你怎麼到處亂跑!是狼把你嚇著了嗎,寶貝?你為什麼不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不管怎麼樣,你是母羊,卻總不能安分下來。你的脾氣不好,還不學好樣。回去吧,回去吧,朋友,至少你待在圈裡或同你的夥伴們在一起,才會安全。你總是這樣到處亂跑,其它羊會怎麼樣呢?」
  大家聽了羊倌這番話都覺得很有意思,特別是牧師。他對羊倌說:
  「兄弟,你先靜靜氣,先別急著把羊趕回去。就像你剛才說的,它是只母羊,母羊就該有它的天性,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都沒用。你喝點酒吃口肉,壓壓火,也讓羊歇歇。」
  牧師說著用刀尖紮著一塊兔子裡脊肉遞給了羊倌。羊倌接過肉,道了謝,吃完又喝了口酒。平靜下來之後,他說道:
  「我不希望你們因為看見我如此認真地同羊說話,就把我看成傻子。我剛才那些話是話裡有話的。我雖然是個粗人,可是還不至於連如何對待人和畜生都不懂。」
  「這點我完全相信,」神甫說,「而且根據我的經驗,大山裡面有學士,牧人茅屋裡出哲學家。」
  「至少出吃過虧的人。」羊倌說,「我雖然是不請自來,但為了使你們相信這點,如果你們不討厭,我希望你們花點功夫聽我給你們講一件事,你們就會知道我和這位大人,」羊倌指指神甫,「說的都是真的。」
  這時唐吉訶德說:
  「看來這件事還有點騎士征險的意思。所以,就我而言,兄弟,我非常願意聽。這幾位大人也很願意聽那些既新鮮又開心的事,我想你講的事情肯定就屬於這類。講吧,朋友,我們都聽你講。」
  「我除外,」桑喬說,「我想拿著這些餡餅到小溪那邊去吃,得吃夠三天的。我聽我的主人唐吉訶德大人說過,遊俠騎士的侍從有吃的時候要拚命吃,否則萬一走進深山老林,很可能許多天都出不來。如果不吃足了,或者備足了乾糧,就會變成乾屍,這是常有的事。」
  「你做得對,桑喬,」唐吉訶德說,「你隨便到哪兒去,能吃多少就吃多少。我已經吃飽了,現在只需要再給我的精神一些給養,所以我要聽聽這位好人講的故事。」
  「我們都需要這種給養。」牧師說。
  牧師請羊倌開始講。羊倌本來抓著羊角,現在卻在羊背上拍了兩下,對羊說道:
  「在我身邊趴下,小花羊,咱們先不著急回羊圈去。」
  小羊似乎明白了主人的話。羊倌剛坐下,它就在羊倌身旁趴下來,臉朝向主人,似乎在認真聽羊倌說話。於是,羊倌開始講起來。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