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四十章 俘虜繼續談其經歷

 

    幸福的英靈,功德卓著,
  已經脫離冥府,
  從地下九泉
  升騰到高天極樂處。
    你們義憤填膺,熱情滿腹,
  奮力拚搏,馳騁沙場,
  以自己和他人的鮮血
  染紅了鄰海疆土。
    名節重於生命,
  雖敗猶如勝,
  精疲力竭身先故。
    牆壘前的炮火中,
  勇士獻英骨,贏得
  英名今世,流芳千古。
  「我記得這首詩正是這樣的。」俘虜說。
  「那首憑弔堡壘的詩,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人說,「是這樣寫的:
    落寞的土地上,
  鋪灑著這樣的土壤,
  三千戰士的英魂
  扶搖直上天堂。
    你們曾以堅強的臂膀,
  在這裡進行了失敗的抵抗,
  寡不敵眾,力不可擋,
  最終迎刃而亡。
    就在這塊土地上,
  古往今來,
  令人遺恨四方。
    它堅實的胸膛
  亦不能支撐勇士的身軀,
  英魂升空天晴朗。」
  大家覺得這兩首詩都不錯,而俘虜更為得到了夥伴的消息而高興。然後,他接著講道:
  「戈利達和堡壘都被攻克了,土耳其人下令把戈利達炸毀。堡壘原來就是那個樣子,已經沒什麼可拆的了。為了省點事,盡快地拆掉戈利達,土耳其人在三處似乎不太堅固的地方安放了炸藥,可是竟沒有一處被炸塌,那些都是老式的城牆。倒是費拉廷1修建的新工事塌了。最後,土耳其的軍隊大勝返回君士坦丁堡。沒過幾個月,我的主人烏查利就死了。人們都叫他烏查利·法爾塔克斯,土耳其語的意思就是『癩瘡叛徒』。他確實長了癩瘡。土耳其人常常用一個人的生理或道德缺陷來稱呼那個人。他們只有奧斯曼家族繁衍出來的四個家族姓氏,所以他們往往用一個人的體形或者品性作為一個人的姓名。
  --------
  1費拉廷是西班牙的一位軍事建築工程師。
  「這個癩子做了素丹的奴隸,為他劃了十四年船。他三十四歲那年,由於划船的時候土耳其人打了他一個耳光,他又不能報仇,才背叛了他的信念。他沒有像土耳其大公的心腹那樣靠歪門邪道往上爬,而是靠自己的勇氣終於成了阿爾及爾的國王,而後又成了海軍統帥,成了那個統治階層的第三號人物。他是卡拉布裡亞人,是個正直的人,對待俘虜很人道。他手下共有三千俘虜。按照他的遺囑,他死後,這些俘虜被分配給土耳其素丹(素丹參與繼承所有死者的財產)和他手下的叛教者們。我被分配給了一個威尼斯叛教者,他是個見習水手,是被烏查利俘獲的。烏查利非常寵愛他,後來他竟成了烏查利最寵幸的親信之一,並且成了最殘忍的叛教者。
  「他叫阿桑·阿加,後來變得很富裕,而且成了國王。我跟他從君士坦丁堡來到阿爾及爾,心裡很高興,覺得這回離西班牙更近了。這倒不是我想把我的不幸告訴誰,而是想看看在這兒是否能得到比君士坦丁堡更好的運氣。在君士坦丁堡我曾千方百計地逃跑,可是沒有一次成功,因此我想在阿爾及爾想想辦法,得到我渴望得到的東西。我從來沒有放棄得到自由的希望。我設計並實施的辦法並沒有達到我的目的,可我並不自暴自棄,而是繼續偽裝下去,尋求新的希望,哪怕是很渺茫的希望。
  「我被關在土耳其人稱作『囚牢』的牢房裡打發時光。囚牢裡關的是西班牙俘虜,有些是屬於國王的,有些是屬於私人的,還有屬於公家的被稱為『市政』的囚犯,也就是專門從事公共設施以及其他工程建設的人。這類囚犯很難獲得自由,因為他們屬於公共事業,不屬於某個人。所以,即使他們定了贖金,也沒有人去贖他們。此外,當地一些人也常常把他們的俘虜送到這種囚牢來,特別是這些俘虜可能被贖走的時候,因為在這種囚牢裡管理比較松,也比較讓人放心,一直到他們被贖走。國王的那些等待贖身的俘虜一般不同其他囚犯一起出去勞動,只有他們的贖金遲遲不到位,為了讓俘虜寫信催贖金時,才讓他們同其他犯人一起勞動打柴,這個活兒的勞動量可不小。
  「我算是等錢贖身的俘虜。土耳其人知道我是上尉,所以,儘管我聲明沒什麼財產,極少可能有人來贖我,他們卻不理會,還是把我歸入了可贖貴人之列。他們給我戴了副鎖鏈,這主要是為了表示我是個等待贖身的俘虜,並不是為了看住我。我就這樣與其他一些等錢贖身的貴人一起過著囚牢生活。雖然饑寒不時困擾著我們,但任何事都比不上耳聞目睹我們的主人極其殘忍地對待犯人更令人心寒。他每天都要任意絞殺人,不是用扦子刺這個人,就是扎穿那個人的耳朵,而且常常是因為很微小的原因。或者根本就沒有原因。他們純粹是為了這樣做而這樣做,已經殺人成性了。只有一個叫薩阿韋德拉1的西班牙戰士能夠逃脫這樣的厄運。他的所作所為很多年後都會留在那些人的記憶中,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獲得自由。不過主人從來沒有打過他,也沒有叫人打他,甚至沒罵過他。他做的那些事情,哪怕是其中最小的事,我們都完全有理由擔心他挨打。他也多次擔心自己會挨打。如果不是時間不夠,我現在就可以給你們講講這位戰士的事跡,肯定會比我的經歷更有意思。
  --------
  1此處寫的是塞萬提斯自己,他曾幾次為逃跑差點兒喪命。
  「在我們牢房的院子上方,有一個摩爾權貴家的一排窗戶。就像一般摩爾人家一樣,那與其說是窗戶,倒不如說是窟窿,即使是這麼小的窗戶,也捂得嚴嚴實實。有一天,我和另外三個夥伴一起在監獄房頂的平台上練習帶鏈跳,借此消磨時間。當時只有我們這幾個人,其他人都已經出去幹活兒了。我抬起頭,發現從那緊閉的窗戶裡伸出一根竹竿,竹竿上還拴著一塊麻布。竹竿來回擺動,彷彿在召喚我們過去拿住它。我們看著那根竹竿。我們之中的一個人走到了竹竿下面,看拿竹竿的人是否會鬆手,或者想幹什麼。可是他一過去,竹竿就抬了起來,並且向兩側擺動,似乎是在搖頭說『不』。
  「這個人回來了,竹竿又垂下來,像原來那樣搖動。我的另一個夥伴也過去了,但也遇到了和第一個人同樣的情況。後來我的第三個夥伴過去了,又遇到了同前兩個人一樣的情況。我也不想放棄這個碰運氣的機會。我剛走到竹竿下面,竹竿就落到我腳旁。我隨手解開了麻布。麻布上打了個結,裡面有十個西亞尼,這是摩爾人使用的一種成色不高的金幣,每個值我們的十個雷阿爾。我那高興勁兒就不必說了。我又驚又喜,不知為什麼會有這種好事,尤其是這件好事又落到了我頭上。看來那根竹竿是有意落到我腳下的,這明確表明有人在特別關照我。我拿上這筆錢,折斷了竹竿,又回到平台上,向窗戶望去,只見從窗戶伸出一隻白皙的手,打開窗戶又迅速把窗戶關上了。
  「我們明白了,肯定是住在這裡的某位夫人照顧我們。為了表示感謝,我們低頭彎腰,雙臂抱在胸前,按照摩爾人的方式行深度鞠躬禮。不一會兒,那扇窗戶裡又伸出一個用竹棍做的小十字架,然後收了回去。這個情況更讓我們相信,那間房子裡大概住著基督教女俘虜,就是她在給我們錢。可是那只白皙的手以及手上的手鐲卻又否定了我們這個想法。我們又想,她大概是個背叛了我們的基督教女人。通常她們的主人正式娶她們為妻,並且待她們很好,覺得她們比摩爾女人強。
  「在整個過程中,我們始終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從那以後,我們一直往那個伸出過竹竿的窗戶張望,把它當成我們的福星。可是我們看了十五天,也沒有看到什麼手或竹竿。這段時間裡我們四處打聽那間房子裡住的是什麼人,裡面是否有個背叛了基督教的女人,可是人們告訴我們,裡面只是住著一位摩爾人權貴,名叫阿希·莫拉托,是巴塔的典獄長,這是個很重要的職務。可是,當我們不再指望從那個窗口得到很多西亞尼的時候,有一天,忽然發現窗口又像上次那樣伸出了竹竿,而且竹竿上的麻布結更大了。時間也和上次一樣,是在沒有其他人的時候。我們又做了個試驗,還是讓上次那三個人先去取,可是竹竿上的東西只有我才能拿到。只有當我來到竹竿前,竹竿上的東西才會落下來。我打開麻布結,發現裡面有四十個西班牙金盾和一張阿拉伯文寫的字條,字條的末尾畫著一個大十字架。我吻了十字架,拿了金盾後又回到平台上,行深度鞠躬禮,那隻手又伸了出來。我們表示我們將看那張紙條,於是窗戶又關上了。
  「我們對這件事既欣喜若狂又莫名其妙。我們幾個人都不懂阿拉伯文,可是又急於知道紙條上寫的是什麼內容。現在最麻煩的就是要找人幫我們看看紙條。我決定去找一個已經背叛了基督教的木爾西亞人。他曾經是我的好朋友,他有把柄在我手裡,所以不敢把這個秘密洩露出去。當時有的叛教者想回到基督教國家去,就隨身帶著某位有身份的俘虜的簽名信,信上證明這個持信人是好人,而且沒有對基督教徒做過壞事。這種人總想一有機會就逃跑。有的人要這種簽名信並沒有歹意,而有的人則別有用心,以防萬一。例如,他們去基督教國家搶掠時被抓住了,就拿出簽名信,說這信可以證明他來的目的,是要留在基督教國家裡,而搶掠則是被土耳其人強迫所為。這樣先避免吃眼前虧,然後再同教會講好話,最後安然無恙。待矇混過關後,又會回到貝韋裡亞重操舊業。當然有的人持這種簽名信並沒有歹意,而且在基督教國家住了下來。我剛才說的那個叛教者是我的朋友,他的簽名信在我手上,信上有我們所有人的簽名,盡力證明他是好人。假如摩爾人發現了這封簽名信,就會把他活活燒死。我知道他的阿拉伯文很好,不僅能說,而且能寫。不過我沒有把實情告訴他,只說讓他給我唸唸這張紙條,這是我偶然在我房間的一個窟窿裡發現的。
  「他打開紙條,看了好一會兒,嘴裡還嘟嘟囔囔地念著。我問他是否能看懂,他說完全能看懂,如果我認為有必要逐句翻譯,就給他筆和墨水,這樣可以翻譯得更準確。我把筆墨給了他,他逐字逐句地翻譯。翻譯完以後他說:『這就是從這張摩爾語紙條上翻譯過來的地道的西班牙語。你注意一下,裡面說的萊拉·馬裡安就是我們說的聖母瑪利亞。』
  「我看了紙條,紙條上寫著:
  我小時候,父親給我找了個女奴,她用我們的語言教我做基督教式的祈禱,並且給我講了很多有關萊拉·馬裡安的事情。那個女奴死了。我知道她沒有死,而是同真主在一起,因為後來我見過她兩次。她讓我到基督教國家去看看萊拉·馬裡安,萊拉·馬裡安非常喜歡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去。很多基督教徒都曾在這個窗戶看見過我,可沒有人像你這樣稱得上是個男子漢。我是個非常漂亮的姑娘,有很多錢。你看看咱們是否能一同去,到了那邊,你如果願意的話,可以做我的丈夫;如果不願意也沒關係,萊拉·馬裡安會給我找個能同我結婚的人。我要寫的就是這些。你讓別人幫你看紙條時要注意點,不要相信任何一個摩爾人,他們都是騙子。我對此很擔心,請你不要把事情告訴任何人。如果我父親知道了這件事,會把我扔進井裡,用石頭埋了。竹竿上有條線,你可以把你的答覆掛在上面。如果沒有人幫你寫阿拉伯文,你就打手勢,萊拉·馬裡安保佑,我會懂你的意思。萊拉·馬裡安和真主會保護你,這個十字架我已吻過多次,這是那個女奴告訴我的。
  「你們可以想像,大人們,我們知道了紙條上的話真是又驚又喜。當然,那個叛教者一看就知道,這張紙條並不是偶然撿到的,而是專門寫給我們當中某個人的。於是他請求我們,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就請我們相信他,把事情告訴他,他冒死也要幫助我們獲得自由。說完他從懷裡掏出一個金屬的耶穌受難像,淚流滿面地向那個神像發誓,說儘管他是個罪人,還是請相信他,他一定忠於我們,對我們告訴他的事情保密。他已經猜到了,靠那個寫紙條的女人幫忙,他和我們都可以獲得自由。他夢寐以求的就是重新皈依神聖的教會,這是他的支柱,雖然他愚昧無知,罪惡深重,已經被革除教籍,逐出了教會。
  「這個叛徒痛哭流涕,悔恨不已,我們都同意把真相告訴他。於是我們毫不隱瞞地把實情全部告訴了他。我們還把伸出竹竿的那個窗戶指給他看。他看清了是哪間房子,又準備特意去打聽是誰住在那間房子裡。我們商定,既然有人能幫我們寫,就該對那個摩爾姑娘的紙條作出答覆。那個叛教者按照我的口述寫了封信。確切的原話我馬上就會告訴你們。這些都是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所以我至死一點兒也不會忘記。給摩爾姑娘的回信是這樣寫的:
  真主會保佑你,我的小姐;那個神聖的馬裡安也會保佑你,她是真正的上帝之母。她非常愛你,才促使你到基督教國家去。你去請求她,讓她告訴你怎樣把她對你的吩咐付諸實施吧。仁慈的她一定會幫助你。我以我和與我在一起的幾個基督教徒的名義保證,我們會為你做出一切,即使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你一定要給我們寫信,把你的想法告訴我們。我們一定給你回信。偉大的真主已經賜給我們一個基督教徒俘虜,他既會說又會寫你們的那種語言,你看看信就知道了。你不用害怕,可以把你的想法都告訴我們。你說如果了到基督教國家,你願意做我的夫人,那麼我作為一個善良的基督徒答應你。你知道,基督徒在實現諾言方面要比摩爾人強。願真主和你的聖母馬裡安保佑你,我的小姐。
  「信寫好後,我把信疊了起來,等到兩天後,像以往一樣,只有我一個人在囚牢的時候,我又到到我熟悉的平台上,看看窗戶裡是否有竹竿出現。果然不一會兒竹竿就出現了。雖然我看不見是誰在拿竹竿,可我一看見竹竿出現,就揚了揚手裡的信,示意她把線拴上。其實線已經拴在竹竿上了。我把信捆在竹竿上,很快那個福星般的帶結白旗又出現了。白旗落了地,我拾起來一看,發現布包裡有各種各樣的銀幣和金幣,足有五十多個盾。這些錢使得我們快樂倍增,它又證實了我們獲得自由的希望。當天晚上,那個叛教者又來了,告訴我們說,他已經弄清楚了,那間房子裡住的就是我們說的那個摩爾人,他叫阿希·莫拉托,是當地的首富。他只有一個女兒,這個女兒是他全部財產的繼承人。全城的人都公認她是貝韋裡亞最漂亮的女人。很多總督都來向她求婚,可她從不想嫁人。此外,叛教者還聽說她有一個女奴,那個女奴已經死了。他說的這些與紙條上寫的情況吻合。
  「然後我們又同那個叛教者商量,以什麼方式把摩爾姑娘救出來,大家一起到基督教國家去。最後我們商定再等索賴達的通知。現在她願意讓人們叫她瑪麗亞,可當時她叫索賴達。我們覺得只有她才能解決這些困難。我們商定後,那個叛教者又勸我們不要著急,他即使獻出生命,也要讓我們獲得自由。隨後的四天裡,囚牢裡總是有人,所以竹竿一直沒出現。四天之後,囚牢又沒有其他人的時候,一個鼓鼓的麻布包又出現了,那簡直是福星高照。她把竹竿和麻布包又伸到我面前。我發現布包裡有一張紙條和一百個清一色的金幣。那個叛教者也在場。我們讓他在我的房間裡把紙條唸唸。紙條是這樣寫的:
  我的大人,我也不知道咱們如何才能去西班牙。
  我問過萊拉·馬裡安,她也不知道。現在可做的事
  情只能是我通過這個窗戶給你們很多錢,你和你的
  朋友們用它贖了身,然後你們其中一人到基督教國
  家,在那兒買條船,再回來接大家。你可以在海濱
  的巴巴松門外我父親的花園裡找到我。整個夏天,我和我父親以及傭人們都在那裡。到了晚上,你可以
  放心地把我從花園接走,帶到船上去。別忘了,你
  得做我的丈夫,否則我會請求馬裡安懲罰你。如果
  別人去買船你不放心,你就先贖了身自己去。我知
  道你回來的可能性比別人大,因為你是個男子漢,是基督徒。你設法認清花園的位置。每當你散步的時
  候,我就知道只有你一個人在囚牢,我就會給你很
  多錢。真主保佑你,我的大人。
  「這就是第二張紙條的內容。大家看了紙條,都自告奮勇要去贖身,並且保證一定按時去,按時回。我也報了名。可叛教者對此反對,說他反對讓任何一個人先獲得自由,要走大家一起走。過去的經驗證明,凡是獲得了自由的人,都沒有履行他身陷囹圄時的諾言。過去常常有一些有身份的俘虜借用這種方法,讓一個人先贖身,帶錢到巴倫西亞或馬略爾卡去弄只船,再回來接那些為他贖身的人。可是沒有一個人回來。人一旦獲得了自由,就唯恐再失掉它,忘記了自己應當承擔的責任。
  「為了證明他說的是實情,他還列舉了幾個基督教徒的遭遇。在那個地方,令人心寒的意外事件層出不窮。這種事在那個地方是很典型的。最後他說,現在能做也應該做的事,就是把那些用來贖救基督教徒的錢交給他,他到阿爾及爾去買只船,借口在德上安及其沿海地區做些買賣,等他成了船主,就很容易把我們弄出囚牢,把大家送上船。況且,按照摩爾姑娘說的,她拿錢就是為了給大家贖身。待大家自由了,完全可以光明正大地上船。現在最大的困難就是除非出海劫掠,否則摩爾人不會允許任何一個叛教者特別是西班牙叛教者購買和擁有一艘船,他們怕這個人買了船到基督教國家去。不過他可以設法解決這個困難。他可以同一個塔加林人1一起買船賺錢,他可以打著這個幌子,待成為船主後,一切問題就迎刃而解了。雖然我和我的夥伴們覺得最好還是按摩爾姑娘說的,到馬略爾卡去買只船,可是又不敢對叛教者的說法提出異議,怕如果我們不照他說的去做,他就會告發我們,我們就沒命了。而且,一旦索賴達的計劃暴露了,我們也會丟了性命。於是我們決定聽從上帝和那個叛教者的安排。
  --------
  1塔加林人是生活在基督徒中間的摩爾人。
  「我們立刻給索賴達回信,說我們完全按照她說的去辦,她說得很對,這就像是萊拉·馬裡安的旨意。至於是先等一等,還是立即著手進行,全由她決定。我又再度重申我將做她的丈夫。就這樣,有一天,我一個人在囚牢的時候,她用竹竿和布包分幾次給了我們兩千金幣,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寫著在下一個『胡馬』,也就是下一個星期五,她要到父親的花園去。在離開花園之前,她還會給我們錢。如果錢不夠,就告訴她,她可以如數給我們。她父親有很多錢,不會發現家裡的錢少了,更何況她還掌握著所有鑰匙。
  「後來我們給了叛教者五百金幣,讓他買船。我又用了八百金幣讓一個當時在阿爾及爾的商人為我贖身。那個商人向國王保證,一有船從阿爾及爾來,他就交付贖金。這樣做是因為如果馬上交付贖金。國王就會懷疑贖金早已到了阿爾及爾,只是商人為了自己牟利,知情不舉。我就這樣被贖了出來。美麗的索賴達星期四又給了我們一千金幣。星期五,她來到花園,告訴我們她就要走了。她請求我,既然我已經贖了身,就去認認那個花園,無論如何也要找機會到那兒去看看她。我只說了幾句話,告訴她我一定去,並請她不要忘了用女奴教給她的所有禱辭祈禱萊拉·馬裡安保佑我們。隨後,她又讓我為我的三個夥伴贖身,這樣就能順利地離開囚牢。否則那三個人看見只為我贖了身,沒有贖他們,又不是沒有錢,就會搗亂,居心險惡地做出傷害索賴達的事情來。我知道他們的為人,用不著為此擔心。不過,我不想在這件事上冒任何風險,便還是通過那個商人,把錢全部交給他,讓他為我們放心作保。但為了防止意外,我們沒有把我們的計劃和秘密告訴他。」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