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三十八章 唐吉訶德妙論文武之道

 

  唐吉訶德接著說:
  「我們剛才談到了文人學士的清苦和他們這方面的其它情況,我們再來看看他們是否比士兵有錢。我們可以看到,沒有人比士兵更清苦了。他們靠的只是菲薄的軍餉,而且這軍餉還晚發或不發。有的就靠動手去搶,可這就得冒喪失性命和良心的極大危險。有時候簡直衣不蔽體,一件破了洞的上衣既當禮服,又當襯衫。在嚴冬他們常常冒著酷寒在野外露宿,只能靠嘴裡的哈氣御寒。可是氣出自空腹,據我瞭解,與常規相反,呼出的是涼氣。他們等啊等,想等到天黑在床上暖和暖和。只要他們不是跟自己過意不去,床倒是肯定窄不了,只要他們的腳走得到,都可以算是床,可以在上面盡情翻滾,不用擔心床單掉地。
  「就這樣,到了他們接受軍階的日子。有一天,戰鬥來臨了。他們每個人頭上戴著線做的帽纓,以便萬一子彈打到太陽穴上或者打斷胳膊和腿的時候治傷用。即使仁慈的老天讓他們沒有遇上這種情況,安然無恙,他們仍然同以往一樣,一貧如洗,然後又得一次次地集合,一次次地戰鬥。即使他們每次都打了勝仗,也只能得到一點兒好處。而且這種奇跡極為罕見。
  「諸位大人,你們是否發現,為打戰而受獎的人要比戰死的人少得多?你們肯定會說這無法相比,因為死者不計其數,而得獎的人不過三位數。但文人的情況相反,不管怎麼樣,他們至少表面上有維持生計的手段。雖然戰士們付出的代價大,可是得到的獎勵卻很少。據說,獎勵兩千個文人要比獎勵三萬個士兵容易得多,因為獎勵前者,只需給他們一個符合他們專業的職位就行了,而要獎勵後者,只能靠他們為之效力的那個人的財力。這是難以做到的,可它又進一步證明了我說的道理。咱們暫且不談這些,這是個難以解開的謎團,還是談談武裝比文治的重要性吧。這個問題還有待考證,因為各方都堅持己見。文士們認為,沒有文治,武裝就不可能生存,因為戰爭也有自己的法則,而法則是由文士完成的,法則受到文化和文人的制約。
  「可武官對此的回答是,如果沒有武裝力量的支持,法則是不可能存在的,因為保衛國家、維護王國、保護城市、保證道路交通、清除海盜,這一切都離不開武裝力量。如果沒有武裝力量,民主國家、王國、帝國、城市、海路和陸路都會遭受戰爭所帶來的災難與混亂。誰付出的代價越多就越重要,就越應該受到重視,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誰要想在文化方面表現得突出,就得花費時間,熬夜不眠,忍饑挨餓,缺衣少穿,頭腦發脹,消化不良,還有其它一些與此相關的事情,有一些剛才我已經談到了。可是按照另外一些人的說法,誰要想成為好戰士,同樣要付出上面所說的代價,而且程度還更嚴重,簡直無法比擬,因為他們隨時都有喪失生命的危險。
  「文人面臨的危險和清苦怎能和戰士相比呢?戰士們被圍困在某個碉堡或工事裡,站崗值班,知道敵人正在向他所在的地方挖坑道,可他無論如何不能離開,也不能逃避這近在咫尺的危險。他只能把發生的情況向班長報告,以便採取對策,可他自己只能留在那裡,心驚膽戰地等待著自己不知什麼時候會突然身不由己地飛上天或者掉進地底下去。如果這個危險還不算大,我們不妨看看兩隻軍艦在遼闊的大海上對撞是否能與之相比,或者比這更厲害吧。兩隻船碰撞在一起,戰士們只能在船頭的沖角上有兩尺寬的立足之地。儘管他們看到敵方艦上的槍炮離自己的身體僅有一支長矛的距離,正像死神一樣威脅著自己的生命,腳下一不小心還會掉到涅普圖努斯1的肚子裡去,但他們仍然被榮譽感激勵著,勇猛向前,迎著槍彈,企圖躍到敵艦上去。更令人欽佩的是,一個人剛剛倒下去,掉進無底深淵,另一個人立刻補充了他的位置。如果這個人也掉進海裡,就好像大海在等待它的對手似的,後面一個又一個的人緊接著衝上去,英勇赴死。這是所有戰爭中最壯觀的情景。
  --------
  1涅普圖努斯原為羅馬水神,同希臘神波塞冬混同後成為海神。
  「沒有兇惡火器的年代該是多麼幸福啊,對於這些火器的發明者,我看他們的罪惡的發明也正在地獄裡等著要懲罰他們呢。這種發明使得一些無恥的膽小鬼可以奪取一個勇士的生命。一個意氣風發、豪情滿懷的戰士,可能在轉瞬間糊里糊塗地被一顆流彈奪走思想和生命。他本來應該生命長存,而那個射擊的傢伙卻可能早已被這個可惡的東西發射時出現的火光嚇跑了呢。由此想來,我不禁在心裡為我在這個應該遭到唾棄的年代裡當遊俠騎士感到心情沉重。儘管任何危險也嚇不倒我,可是一想到火藥和鉛彈可能會奪走我依靠臂膀的力量和短劍的鋒刃在世界上揚名的機會,我就不禁火冒三丈。
  「不過還是聽天由命吧,即使我面臨的危險比過去的所有遊俠騎士面臨的危險還要大,只要我能做到我要做的事情,我還是會受到比他們更多的尊重。」
  唐吉訶德侃侃而談,其他吃飯的人竟忘了把食物放進嘴裡。桑喬幾次催大家吃飯,說吃完飯,大家願意怎麼說就怎麼說。在場的人忽然對唐吉訶德添了幾分惻隱之心。看起來唐吉訶德的思路很清楚,可一說起騎士烏七八糟的事情就簡直不可救藥了。神甫說唐吉訶德為武士們的辯解很有道理。他自己雖然屬於文職人員,也同意他的看法。
  吃完晚飯,撤去了桌子,客店主婦、她的女兒和醜女僕就去收拾唐吉訶德的那間頂樓。他們決定那間房子當晚給所有女人住。費爾南多讓俘虜講講他的生活經歷。看他陪索賴達來時的那個樣子,他的經歷一定很有趣。俘虜說很願意聽從費爾南多的吩咐,只是怕自己講得不像他們希望的那樣有趣。儘管如此,他還是遵命,以後會講的。神甫和其他人表示感謝,並再次請求他現在就講。俘虜見大家請求他說,說不用求,只要吩咐就行。
  「既然這樣,你們諸位就注意聽。這是真事,那些精心編造的故事也許還不如它好聽呢。」
  他讓大家坐好,別再說話了。他見大家不再吱聲,等著他講,就開始以柔和平穩的語調講起來。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