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三十五章  唐吉訶德大戰紅葡萄酒囊,《無謂的猜疑》結束

 

  故事還差一點兒沒有講完,這時,桑喬忽然慌慌張張地從唐吉訶德住的那個頂樓上跑了下來,大聲喊道:
  「諸位,快來吧,來幫幫我的主人吧,他正在進行一場我從沒見過的激烈戰鬥呢。感謝上帝,他一劍就把同米科米科娜公主作對的巨人的腦袋像砍蘿蔔似的整個砍下來了。」
  「你說什麼,兄弟?」神甫放下手中的書問道,「你發瘋了嗎,桑喬?那個巨人離這兒遠著呢,你說的是什麼魔鬼呀?」
  這時只聽頂樓上一聲巨響,唐吉訶德大聲喊道:
  「站住!你這個盜賊、惡棍、歹徒!我已經抓住你了,你的破刀也沒用了!」
  聽聲音好像是唐吉訶德在奮力砍牆壁。桑喬說:
  「你們別光站著聽,倒是進去勸勸架呀,或者幫幫我的主人嘛。不過也許不需要了,那個巨人肯定已經死了,向上帝招認他以前的罪孽去了。我剛才看見地上流著血,巨人被砍掉的頭顱落在一旁,體積有大皮酒囊那麼大呢。」
  「我敢打賭,」店主說,「肯定是唐吉訶德或唐魔鬼把他床邊的紅葡萄酒囊扎破了,流到地上的葡萄酒大概就是這個好心人說的血吧。」
  店主說著走進頂樓,大家也都跟了進去,只見唐吉訶德穿著一身可以說是世界上最奇特的服裝。他只穿著一件襯衣,前面只能蓋到大腿,後面比前面還短六指。他的兩條腿特別長,還長滿了汗毛,沒有一點不帶汗毛的地方。頭上戴著店主那頂髒兮兮的紅帽子,左臂上繞著桑喬最反感的被單,至於桑喬為什麼對它反感,他自己當然知道。唐吉訶德的右手拿著一把短劍,正揮舞著到處亂剌,嘴裡還說著什麼,似乎真是在同什麼巨人搏鬥。
  好在唐吉訶德的眼睛並沒有睜開。他仍然處於睡眠狀態,做著夢同巨人作戰。他急於完成自己的大業,所以夢見自己已經來到了米科米孔王國,正在同自己的敵人戰鬥。他對著酒囊剌了很多下,以為自己正在剌向巨人,結果弄得滿屋子都是葡萄酒。店主見狀勃然大怒。他向唐吉訶德衝去,攥緊拳頭猛打。若不是卡德尼奧和神甫把他拉開,那麼,結束這場同巨人戰鬥的人就是店主了。即使這麼打,可憐的唐吉訶德還是沒有醒。直到後來理髮師從井裡弄來一大罐涼水,朝著唐吉訶德從頭到腳澆下去,唐吉訶德才醒過來。不過,他還是沒想起自己為什麼成了這個樣子。多羅特亞見唐吉訶德穿得這麼短又這麼單薄,不好意思進來看這位遊俠和她的對手作戰。
  桑喬正在滿地找巨人的腦袋,結果沒有找到,就說:
  「現在我知道了,這間房子裡所有的東西都中了魔法。上一次,我就是在我現在待的這個地方被人打了一頓老拳,卻不知道是什麼人打的,看不見任何人。這回,我剛才親眼看到巨人的腦袋被砍掉了,血如噴泉從巨人的身體裡湧出來,現在卻找不到巨人那個腦袋了。」
  「什麼血呀泉的,你這個上帝和神明的敵人!」店主說,「你沒看到嗎?笨蛋,血和泉就是從這房間被戳破的酒囊裡流出來的紅葡萄酒!我要讓戳破酒囊的人的靈魂到地獄裡去遊蕩!」
  「這些我都不知道,」桑喬說,「我只知道若是找不到這個腦袋,我就會倒霉透頂,我的伯爵稱號就會化為烏有。」
  桑喬沒睡覺,卻比唐吉訶德睡著覺還糊塗,這大概是他主人的諾言造成的。
  店主看到侍從糊塗,主人瘋癲,簡直氣得絕望之極。他發誓絕不能像上次那樣,讓他們不付錢就跑掉。這次他們別想靠什麼騎士的特權賴任何帳,就連修補酒囊用的錢也得讓他們掏。
  神甫抓住唐吉訶德的雙手。唐吉訶德以為自己已經大功告成,眼前站著的是米科米科娜公主。他在神甫面前跪了下來,說道:
  「尊貴著名的公主,從今以後,您不用擔心那個惡棍再對您作惡了。我已經在高貴的上帝和我視為命根子的公主幫助下履行了我的諾言,從今以後也不再受它約束了。」
  「難道我沒說過嗎?」桑喬聽了說道,「我並沒有醉。你們看看,我的主人是不是已經把那個巨人打跑了!我的伯爵稱號也妥了,果不其然!」
  誰聽了主僕二人的胡話都會忍俊不禁。大家都笑了,只有店主氣得要發瘋。最後,理髮師、卡德尼奧和神甫費了不少力氣,才把唐吉訶德弄到床上。唐吉訶德看樣子疲憊已極,倒頭沉沉睡去。大家又到客店門口安慰桑喬,他正為找不到巨人的頭而著急呢。不過,最主要的是讓店主消消氣。店主為突然損失了這麼多酒囊而氣急敗壞。客店主婦也大聲喊道:
  「這個遊俠騎士到我們店裡來,可算讓我們倒霉透了,我這輩子也不想再見到他們了。他們讓我們賠了多少錢!上次賠了一個晚上的晚飯、床鋪、稻草和大麥,這是他和他的侍從以及騾子和一頭驢用的。他們說自己是征險騎士,是上帝讓他們和世界上的所有冒險者走厄運,所以什麼錢也不用付,還說遊俠騎士的章程上就是這麼寫的。現在,還是為了他,又來了一位大人,拿走了我的尾巴,等到還回來的時候,已經毀得差不多了,毛都禿了,我丈夫想用也沒法用了。最可惡的就是弄破了我的酒囊,流了一地葡萄酒,我倒願意這地上流的都是他的血呢。我以我已故父母的名義發誓,他們不能少給一文錢,休想!否則我就不叫我自己的名字,就不是我父母養的!」客店主婦說得怒氣沖沖,醜女僕又在一旁幫腔。她的女兒一聲不吭,只是不時地微笑一下。神甫一直在安慰她,說將盡可能地賠償她的所有損失,包括酒囊和葡萄酒,特別是那只貴重的尾巴。多羅特亞安慰桑喬說,只要能證實他的主人砍掉巨人的頭一事是真的,等她的王國太平了,她肯定會把王國裡最好的伯爵領地賞給他。
  桑喬聽了這話才放心了。他向公主發誓說,他的確看到了巨人的腦袋。說得更具體些,他看到巨人有一副直拖到腰部的鬍子。如果巨人不見了,那肯定是魔法弄的。那間房子裡的所有事都受到了魔法操縱,上次他在這兒住的時候就遇到這種情況。多羅特亞說她相信是這樣。她讓桑喬別著急,一切都會如願以償。大家都安靜下來了,神甫就想把書看完,那本書已經看得差不多了。卡德尼奧、多羅特亞和其他所有人都請求神甫把書讀完。神甫為了讓大家高興,他自己也想看,就把故事講了下去。故事是這樣說的:
  且說安塞爾莫對卡米拉的品德很滿意,過著無憂無慮的快樂日子。卡米拉故意冷冷地對待洛塔裡奧,為的是讓安塞爾莫有一種錯覺。為了更保險,卡米拉還讓洛塔裡奧請求以後不再來他家了,因為卡米拉見了他會明顯不高興。可是被蒙在鼓裡的安塞爾莫堅決不同意他這麼做。這樣,無論從哪一方面講,安塞爾莫都使自己丟盡了臉,而他卻以為這是自己的福氣。與此同時,萊昂內拉覺得自己的情愛也得到了認可,便更加肆無忌憚地放縱自己,相信女主人會幫她掩蓋,而且還會告訴她如何避免引起懷疑。結果有一天晚上,安塞爾莫覺得萊昂內拉的房間裡有腳步聲,他想看看是誰在走動,可是似乎有人在頂著門。這樣安塞爾莫就更想進去看看了。他用力推開門闖進去,看到一個男人正從窗口跳到街上。他想趕緊追出去看看到底是誰。可是萊昂內拉緊緊抓住他不放,使他脫身不得。萊昂內拉說:
  「別著急,我的主人,您別再追那個跳出去的人了。這是我的事,他是我丈夫。」
  安塞爾莫不相信。他簡直氣昏了頭,拔出短劍就要剌萊昂內拉,還說如果她不說實話就殺死她。萊昂內拉嚇壞了,不知是怎麼回事,她竟說:
  「別殺我,我的主人,我還有您想像不到的重要事情要告訴您呢。」
  「快說,」安塞爾莫說,「要不然你就死定了。」
  「現在我可沒法說出來,」萊昂內拉說,「我這會兒心慌意亂。讓我明天早晨再告訴您吧,那時候您就會知道一件讓您意外的事情。我保證剛才從窗戶跳出去的是本城的一個青年,他已經同意和我結婚了。」
  安塞爾莫這才放下心來。他想等到萊昂內拉要求的第二天再說。他沒想到這件事會與卡米拉有關,現在他對卡米拉的品行已經滿意和放心了。他走出萊昂內拉的房間,把萊昂內拉鎖在裡面,對她說,如果她不把該說的事情告訴他,就別想出來。
  然後,安塞爾莫就去看望卡米拉,對她講了剛才在女僕那兒發生的事情,還說女僕要同他說一件至關重大的事情。卡米拉是否慌了手腳,且不必說,反正她怕得要死。她完全相信,也有理由相信,萊昂內拉會把她知道的有關自己不忠的事情告訴安塞爾莫。卡米拉沒有勇氣再等著瞧自己的猜測是否正確,當天晚上,她估計安塞爾莫已經睡著了,就把自己最貴重的首飾和一些錢收拾好,神不知鬼不覺地出了家門,去找洛塔裡奧。她把發生的事情告訴了洛塔裡奧,求他或者把自己藏起來,或者兩人一同逃到安塞爾莫肯定找不著他們的地方去。
  卡米拉這麼一說,洛塔裡奧也慌了神,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也拿不定主意該怎麼辦了。最後,他想到可以把卡米拉送到一個修道院去,他的一個姐妹在那兒當院長。卡米拉同意了。洛塔裡奧把卡米拉火速送到了修道院,接著他自己也從城裡悄悄地失蹤了。
  第二天早晨,安塞爾莫沒有發現卡米拉已經不在他身邊了。他只是急於知道萊昂內拉要告訴他的事情,起床後就到關萊昂內拉的房間去了。他打開門,走進房間,可是不見萊昂內拉,只見窗台上繫著幾條床單,看來萊昂內拉就是從那兒溜走的。他悶悶不樂地趕緊回來告訴卡米拉,可是無論在床上還是在家裡,到處都找不到卡米拉,他感到很奇怪。他向家裡的傭人打聽卡米拉到哪兒去了,可是大家都不知道。結果在找卡米拉的過程中發現卡米拉的首飾盒都打開著,裡面的大部分首飾都沒有了,他才意識到出事了,而且問題不在萊昂內拉身上。於是他連衣服都來不及穿好,便憂心忡忡地去把自己的倒霉事告訴洛塔裡奧。可是洛塔裡奧也找不到了。傭人們告訴他,那天晚上,洛塔裡奧就不見了,而且把所有的錢都帶走了,大概是發瘋了。更有甚者,安塞爾莫回到家,發現家裡的男女傭人都不見了,家徒四壁,只剩下他孤零零的一個人。
  他不知道該怎麼想、怎麼說、怎麼做,慢慢才開始明白過來。瞬時,他驚奇地發現自己沒有了妻子,沒有了朋友,沒有了傭人。他覺得天彷彿塌了,尤其是他已經名譽掃地了。卡米拉這一走,他可以斷定,她已經墮落了。他考慮了一會兒,決定到自己在鄉間的朋友那兒去。當初這個悲劇發生時,他就是住在那兒的。他鎖好家門,騎上馬,迷迷糊糊地上了路。剛走到一半,他心緒紛亂,只好下了馬,把馬拴在樹上,並且在樹旁躺下來,長吁短歎,一直呆到天快黑了。這時,他看見有人騎馬從城裡走來,便向他問好,然後問佛羅倫薩城裡有什麼消息。那人說道:
  「城裡出了可以說是這些天來最新鮮的事。大家都在說,住在聖胡安的富翁安塞爾莫昨晚被老朋友洛塔裡奧拐走了妻子卡米拉,安塞爾莫本人也不見了。這些都是卡米拉的一個女傭說的。昨天晚上,總督發現她用床單從安塞爾莫家的窗口溜了下來,把她逮住了。我也不知道詳情是怎麼回事,只知道整個城市都因為這件事轟動了。這種事情發生在兩個情同手足的朋友之間,簡直令人難以想像。大家都說他們是『朋友倆』。」
  「那麼,你知道洛塔裡奧和卡米拉到哪兒去了嗎?」安塞爾莫問。
  「總督全力查找,都沒能發現他們,我就更不知道了。」那個城裡人說。
  「再見吧,大人。」安塞爾莫說。
  「上帝與你同在。」城裡人說完就走了。
  這不幸的消息對安塞爾莫打擊太大了,他不僅快氣瘋了,而且快氣死了。他掙扎著站起來,到了朋友家。那位朋友還不知道他的事情,但一看到他臉色蠟黃、心力憔悴的樣子,就知道準是被某件嚴重的事情弄的。安塞爾莫請求讓他躺下,並且要寫字用的文具。朋友按照他的吩咐做了,留下他躺在房間裡。安塞爾莫要求讓他一個人留在房間裡,而且把門關好。這特大的不幸湧上心頭,他感到了死亡的先兆,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他要讓人們知道自己突然死亡的原因。他開始留言,可是還沒寫完,就嚥了氣。
  房子的主人見天色已晚,安塞爾莫卻沒叫他,就想進去看看他是否有什麼不舒服,結果看到安塞爾莫臉朝下趴著,半個身子坐在床上,半個身子趴在寫字檯上。寫字檯上有一張打開的便條,安塞爾莫手上還拿著一支筆。主人叫他,見他不回答,才發現他身體冰涼,已經死了。他的朋友既驚訝又難過,趕緊把家裡的人都叫來,讓他們也看到了安塞爾莫遭遇的不幸。最後,他看了紙條,認出這是安塞爾莫親筆寫的。
  紙條上這樣寫著:
  一個固執無聊的念頭斷送了我的生命。如果我的死
  訊能夠傳到卡米拉的耳朵裡,就告訴她,我原諒她,因為她沒有義務創造出奇跡來,我也不曾希望她創造出奇跡來。是我自己製造了我的恥辱,沒有理由……
  安塞爾莫就寫到這兒。可以看得出,他還沒有寫完就終止了生命。第二天,安塞爾莫的朋友將他的死訊通知了他的親屬,他們已經知道了安塞爾莫的丟臉事。那位朋友還通知了卡米拉所在的修道院。卡米拉差點陪丈夫走上同一條路,這倒不是因為她得知了丈夫的噩耗,而是因為她聽說洛塔裡奧不見了。後來人們聽說她雖然成了寡婦,可是既不願意離開修道院,也不肯出家作修女,直到很多天後,有消息說,洛塔裡奧後悔不迭,已經在洛特雷克大人同貢薩洛·費爾南德斯·德科爾多瓦大將軍爭奪那不勒斯王國的一場戰鬥中陣亡,她才出了家,並且幾天之後在憂鬱和悲傷中結束了自己的生命。這就是一場由荒謬引起的悲劇中幾個人的結局。
  「我覺得這本書還不錯,」神甫說,「不過我不能相信這是真事。如果是編的,那麼這位作者編得並不好,因為無法想像世界上有像安塞爾莫這樣愚蠢的丈夫,竟付出如此大的代價去考驗妻子。在一個美男子和一位貴夫人之間,有可能發生這種情況,然而在丈夫和妻子之間,這是根本不可能的。至於敘述的方式,我還算喜歡。」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