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十九章 桑喬的高見,路遇死屍及其他奇事

 

  「這幾天咱們碰到了不少晦氣,大人,我敢肯定,這是您違反了騎士規則而受到的懲罰。您沒有履行您在奪取馬蘭德裡諾(或者叫摩爾人,我記不清了)的頭盔之前不上桌吃飯、不和女王睡覺以及其他的種種誓言。」
  「你說得對,桑喬,」唐吉訶德說,「說實話,那些誓言我早就忘了。不過你也該明白,由於你沒有及時提醒我,才發生了你被人用被單扔的事情。然而,我會設法彌補的,騎士界裡有各種挽救損失的辦法。」
  「難道我發過什麼誓嗎?」桑喬問。
  「是否發過誓倒無關緊要,」唐吉訶德說,「我只是大概知道你沒參與,這就夠了,不管怎樣,採取補救措施總不會錯。」
  「既然這樣,」桑喬說,「這事您可別忘了,就好比別忘了誓言一樣。也許那些鬼怪又會想起來拿我開心呢。要是它們看到您還是這麼固執,說不定還會找您的麻煩呢。」
  兩人邊走邊說,已經傍晚了,也沒有發現一個可以過夜的地方。糟糕的是他們餓得厲害,可褡褳丟了,所有的乾糧也沒有了。真是禍不單行。他們果真遇到了麻煩事。當時已近黃昏,可兩人還在趕路。桑喬覺得既然他們走的是正路,再走一兩西裡,肯定會有客店。走著走著,夜幕降臨。桑喬飢腸轆轆,唐吉訶德也食慾難捺。這時,他們看見路上有一片亮光向他們移動過來,像是群星向他們靠攏。桑喬見狀驚恐萬分,唐吉訶德也不無畏怯。桑喬抓住驢的韁繩,唐吉訶德也拽緊了羅西南多,兩人愣在那裡,仔細看那是什麼東西。那些亮光越來越近,越來越大,桑喬怕得直發抖,唐吉訶德的頭髮也直豎起來。他壯了壯膽,說:
  「桑喬,這肯定是咱們遇到的最嚴重、最危險的遭遇。現在該顯示我的全部勇氣和力量了。」
  「我真倒霉,」桑喬說,「如果這又是那伙妖魔做怪,我就是這麼認為的,那麼我的背怎麼受得了啊?」
  「即使是再大的妖怪,」唐吉訶德說,「我也不會允許它們碰你的一根毫毛。那次是因為我上不了牆頭,才讓它們得以拿你開心的。可這次咱們是在平原上,我完全可以任意揮舞我的劍。」
  「如果它們又像那次那樣,對您施了魔法,讓您手腳麻木,」桑喬說,「在不在平原上又有什麼用呢?」
  「無論如何,」唐吉訶德說,「我求求你,桑喬,打起精神來,到時候你就會知道我的本事了。」
  「上帝保佑,我會知道的。」桑喬說。
  兩人來到路旁,仔細觀察那堆走近的亮光到底是什麼東西。他們很快就發現原來是許多穿白色法衣的人,這一看可把桑喬的銳氣一下子打了下去。他開始牙齒打顫,就像患了瘧疾時發冷一樣。待兩人完全看清楚了,桑喬的牙齒顫得更厲害了。原來那近二十名白衣人都騎著馬,手裡舉著火把,後面還有人抬著一個蓋著黑布的棺材,接著是六個從人頭到騾蹄子都遮著黑布的騎騾子的人。那牲口走路慢騰騰的,顯然不是馬。
  那些身穿白色法衣的人低聲交談著。這個時候在曠野裡看到這種人,也難怪桑喬從心裡感到恐懼,連唐吉訶德都害怕了。唐吉訶德一害怕,桑喬就更沒了勇氣。不過,這時唐吉訶德忽然一轉念,想像這就是小說裡一次歷險的再現。他想像那棺材裡躺著一位受了重傷或者已經死去的騎士,只有自己才能為那位騎士報仇。他二話不說,托定長矛,氣宇軒昂地站在路中央那些人的必經之處,看他們走近了,便提高嗓門說道:
  「站住,騎士們,或者隨便你們是什麼人。快告訴我,你們是什麼人,從哪兒來,到哪兒去,棺材裡裝的是什麼。看樣子,你們是幹了什麼壞事,或者是有人坑了你們,最好還是讓我知道,好讓我或者對你們做的壞事進行懲罰,或者為你們受的欺負報仇。」
  「我們還有急事,」一個白衣人說,「離客店還很遠,我們不能在此跟你費這麼多口舌。」
  說著他催馬向前。唐吉訶德聞言勃然大怒,抓住那匹馬的韁繩,說:
  「站住,規矩點兒,快回答我的問話,否則,我就要對你們動手了。」
  那是一匹極易受驚的騾子。唐吉訶德一抓它的韁繩,立刻把它嚇得揚起前蹄,將主人從它的屁股後面摔到地上。一個步行的夥計見狀便對唐吉訶德罵起來。唐吉訶德立刻怒上心頭,持矛向一個穿喪服的人刺去。那人傷得很厲害,摔倒在地。唐吉訶德又轉身衝向其他人,看他衝刺的那個利索勇猛勁兒,彷彿給羅西南多安上了一對翅膀,使得它輕鬆矯捷。那些白衣人都膽小,又沒帶武器,無意戀戰,馬上在原野上狂奔起來,手裡還舉著火把,樣子很像節日夜晚奔跑的化裝騎手。那些穿黑衣的人被衣服裹著動彈不得,使唐吉訶德得以很從容地痛打他們。他們以為這傢伙不是人,而是一個地獄裡的魔鬼,跑出來搶奪棺材裡的那具屍體,也只好敗陣而逃。
  桑喬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裡,很佩服主人的勇猛,心裡想:「我這位主人還真像他自己說的那樣勇敢無畏。」剛才被騾子扔下來的那個人身旁有支火把還在燃燒。唐吉訶德藉著火光發現了他,於是走到他身旁,用矛頭指著他的臉,讓他投降,否則就殺了他。那人答道:
  「我有一條腿斷了,動彈不得,早已投降了,如果您是位基督教勇士,我請求您不要殺我,否則您就褻瀆了神明。我是教士,而且是高級教士。」
  「你既然是教士,是什麼鬼把你帶到這兒來了?」唐吉訶德問。
  「大人,您問是什麼鬼?是我的晦氣。」那人答道。
  「你要是不回答我剛才的問題,」唐吉訶德說,「還有更大的晦氣等著你呢。」
  「您馬上會得到回答,」教士說,「是這樣,您知道,剛才我說我是個教士,其實我只不過是個傳道員。我叫阿隆索·洛佩斯,是阿爾科本達斯人。我從塞哥維亞城來。同來的還有十一個教士,也就是剛才舉著火把逃跑的那幾個人。我們正在護送棺材裡的屍體。那個人死在巴埃薩,屍體原來也停放在那裡。他是塞哥維亞人,現在我們要把他的屍體送回去安葬。」
  「是誰害了他?」唐吉訶德問。
  「是上帝借一次瘟疫發高燒送走了他。」
  「既然這樣,」唐吉訶德說,「上帝也把我解脫了。要是別人害死了他,我還得替他報仇。既然是上帝送他走,我就沒什麼可說了,只能聳聳肩。即使上帝送我走,我也只能如此。我想讓你知道,我是曼查的騎士,名叫唐吉訶德。我的職責就是遊歷四方,除暴安良,報仇雪恨。」
  「我不知道你這叫什麼除暴,」傳道員說,「你不由分說就弄斷了我的一條腿,我這條腿恐怕一輩子也站不直了。你為我雪的恨就是讓我遺恨終生。你還尋險呢,碰見你就讓我夠險的了。」
  「世事不盡相同,」唐吉訶德說,「問題在於你,阿隆索·洛佩斯傳道員,像個夜遊神,穿著白色法衣,手裡舉著火把,嘴裡祈禱著,身上還戴著孝,完全像另一個世界裡的妖怪。這樣我不得不履行我的職責,向你出擊。哪怕知道你真是地獄裡的魔鬼,我也得向你進攻。我一直把你們當成了地獄的魔鬼。」
  「看來我是命該如此了,」傳道員說,「求求您,遊俠騎士,請您幫忙把我從騾子底下弄出來,我的腳別在馬鞍和腳蹬中間了。」
  「我怎麼忘了這件事呢,」唐吉訶德說,「你還想等到什麼時候再提醒我呀。」
  然後,唐吉訶德喊桑喬過來。桑喬並沒有理會,他正忙著從教士們的一匹備用馬上卸貨,全是些吃的東西。桑喬用外衣捲成個口袋,使勁往裡面裝,然後把東西放到他的驢上,才應著唐吉訶德的喊聲走過來,幫著唐吉訶德把傳道員從騾子身下拉出來,扶他上馬,又將火把遞給他。唐吉訶德讓他去追趕他的同伴們,並且向他道歉,說剛才的冒犯是身不由己。桑喬也對傳道員說:
  「如果那些大人想知道打敗他們的這位勇士是誰,您可以告訴他們,是曼查的唐吉訶德,他另外還有個名字叫『猥獕騎士』。」
  傳道員走後,唐吉訶德問桑喬怎麼想起叫自己「猥獕騎士」。
  「我這麼說是因為我藉著那個倒霉旅客的火把光亮看了您一會兒,」桑喬說,「您的樣子確實是我見過的最猥獕的樣子。這大概是因為您打累了,或者因為您缺了很多牙。」
  「並非如此,」唐吉訶德說,「大概是負責撰寫我的業績的那位賢人找過你,說我最好還是取個綽號,就像以前所有的騎士一樣。他們有的叫火劍騎士,有的叫獨角獸騎士,這個叫少女騎士,那個叫鳳凰騎士,另外一個叫鬈發騎士,還有的叫死亡騎士,這些名稱或綽號盡人皆知。所以我說,準是那位賢人把讓我叫『猥獕騎士』的想法加進了你的語言和思想。這個名字很適合我,我想從現在起就叫這個名字。以後如果盾牌上有地方,我還要在我的盾牌上畫一個猥獕的人呢。」
  「沒必要浪費錢和時間做這種事情,」桑喬說,「現在您只須把您的面孔和您本人暴露在眾目睽睽之下,用不著其他什麼形象或盾牌,人們就會稱您是猥獕騎士。請您相信我說的是真話,我敢肯定,大人,說句笑話,挨餓和掉牙齒已經讓您的臉夠難看的了,我剛才說過,完全不必要再畫那幅猥獕相了。」
  唐吉訶德被桑喬這麼風趣逗笑了,不過,他還是想叫這個名字,而且仍要把這幅樣子畫在盾牌上,就像原來設想的那樣。唐吉訶德對桑喬說:
  「我明白,桑喬,我現在已經被逐出教會了,因為我對聖物粗魯地動了手。『受魔鬼誘惑者,與魔鬼同罪』,儘管我知道我動的不是手,而是短矛,而且當時我並不是想去襲擊教士和教會的東西。對於教士和教會的東西,我像天主教徒和虔誠的基督教徒一樣尊重和崇拜。我只是想消滅另一個世界的妖魔鬼怪。如果把我逐出教會,我就會記起錫德·魯伊·迪亞斯由於當著教皇陛下的面砸了那個國王使節的椅子而被逐出了教會的事。那天羅德裡戈·德比瓦爾表現得也很好,像個勇敢正直的騎士。」
  聽到這些,傳道員什麼話也沒說便離去了1。唐吉訶德想看看棺材裡的屍體是不是已經變成屍骨,桑喬不同意,說:
  「大人,您剛剛又冒了一次險,這是我見過的您受傷最少的一次。這些人雖然被打敗了,但他們很可能想起來,他們是被一個人打敗的,會惱羞成怒,再來找咱們的麻煩。驢已經安排好了,附近有山,咱們的肚子也餓了,最好現在就悠悠地啟程吧。俗話說,『死人找墳墓,活人奔麵包』。」
  --------
  1說傳道員已走,此處又說傳道員離去,顯系作者的疏忽。
  桑喬牽著驢,求唐吉訶德跟他走。唐吉訶德覺得桑喬說的有理,不再說什麼就跟著桑喬走了。兩人走了不遠,來到兩山之間一個人跡罕見的空曠山谷裡,下了馬。桑喬把驢背上的東西拿下來,兩人躺在綠草地上,飢不擇食地把早飯、午飯、點心和晚飯合成一頓,把送屍體的教士騾子上帶的飯盒(他們一直過得很不錯)吃了好幾個,填飽了肚子。可是,還有一件不順心的事,桑喬覺得這事最糟糕,那就是教士們沒有帶酒,連喝的水也沒有,兩人渴得厲害。桑喬看著綠草如茵的平原,講了一番話,內容詳見下章。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