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八章 駭人的風車奇險中唐吉訶德的英勇表現及其他

 

  這時他們發現了田野裡的三十四架風車。
  唐吉訶德一看見風車就對侍從說:
  「命運的安排比我們希望的還好。你看那兒,桑喬·潘薩朋友,就有三十多個放肆的巨人。我想同他們戰鬥,要他們所有人的性命。有了戰利品,我們就可以發財了。這是正義的戰鬥。從地球表面清除這些壞種是對上帝的一大貢獻。」
  「什麼巨人?」桑喬·潘薩問。
  「就是你看見的那些長臂傢伙,有的臂長足有兩西裡1呢。」唐吉訶德說。
  --------
  1此處為西班牙里程單位,簡稱為西裡,一西裡為5572.7米。
  「您看,」桑喬說,「那些不是巨人,是風車。那些像長臂的東西是風車翼,靠風轉動,能夠推動石磨。」
  唐吉訶德說:「在征險方面你還是外行。他們是巨人。如果你害怕了,就靠邊站,我去同他們展開殊死的搏鬥。」
  說完他便催馬向前。侍從桑喬大聲喊著告訴他,他進攻的肯定是風車,不是巨人。可他全然不理會,已經聽不見侍從桑喬的喊叫,認定那就是巨人,到了風車跟前也沒看清那是什麼東西,只是高聲喊道:
  「不要逃跑,你們這些膽小的惡棍!向你們進攻的只是騎士孤身一人。」這時起了點風,大風車翼開始轉動,唐吉訶德見狀便說:
  「即使你們的手比布裡亞柔斯1的手還多,也逃脫不了我的懲罰。」
  --------   1布裡亞柔斯是希臘神話人物,又稱埃蓋翁,據說有五十個頭、一百隻手。
  他又虔誠地請他的杜爾西內亞夫人保佑他,請她在這個關鍵時刻幫助他。說完他戴好護胸,攥緊長矛,飛馬上前,衝向前面的第一個風車。長矛刺中了風車翼,可疾風吹動風車翼,把長矛折斷成幾截,把馬和騎士重重地摔倒在田野上。桑喬催驢飛奔而來救護他,只見唐吉訶德已動彈不得。是馬把他摔成了這個樣子。
  「上帝保佑!」桑喬說,「我不是告訴您了嗎,看看您在幹什麼?那是風車,除非誰腦袋裡也有了風車,否則怎麼能不承認那是風車呢?」
  「住嘴,桑喬朋友!」唐吉訶德說,「戰鬥這種事情,比其它東西更為變化無常。我愈想愈認為,是那個偷了我的書房和書的賢人弗雷斯通把這些巨人變成了風車,以剝奪我戰勝他而贏得的榮譽。他對我敵意頗深。不過到最後,他的惡毒手腕終究敵不過我的正義之劍。」
  「讓上帝盡力而為吧。」桑喬·潘薩說。
  桑喬扶唐吉訶德站起來,重新上馬。那匹馬已經東倒西歪了。他們談論著剛才的險遇,繼續向拉皮塞隘口方向趕路。唐吉訶德說那兒旅客多,可能會遇到各種各樣的凶險。他最難過的是長矛沒有了。他對侍從說:
  「我記得在小說裡看到過,一位叫迭戈·佩雷斯·德巴爾加斯的西班牙騎士,在一次戰鬥中折斷了劍。他從聖櫟樹上砍下了一根大樹枝。那天他用這根樹枝做了很多事情,打倒了許多摩爾人,落了個綽號馬丘卡。從那天起,他以及他的後代就叫巴爾加斯和馬丘卡。我說這些是因為假如碰到一棵聖櫟樹或櫟樹,我就想折一根大樹枝,要和我想像的那根一樣好。我要用它做一番事業。你真幸運,能看到並證明這些幾乎令人難以相信的事情。」
  「靠上帝恩賜吧,」桑喬說,「我相信您說的話。不過請您坐直點,現在身子都歪到一邊去了,大概是摔痛了。」
  「是的,」唐吉訶德說,「我沒哼哼,是因為遊俠騎士不能因為受傷而呻吟,即使腸子流出來也不能叫喚。」
  「既然這樣,我就沒什麼說的了。」桑喬說,「不過只有上帝知道,我倒是希望您既然痛就別忍著。反正我有點兒痛就得哼哼,除非規定遊俠騎士的侍從也不能叫喚。」
  看到侍從如此單純,唐吉訶德忍不住笑了。唐吉訶德對他說,不論他願意不願意,他可以隨時任意哼哼,反正直到此時,他還沒讀到過認為這違反騎士規則的說法。桑喬說該是吃飯的時候了。他的主人卻說還沒必要,而桑喬想吃也可以吃。既然得到了准許,桑喬就在驢背上坐好,從褡褳裡拿出吃的,遠遠地跟在主人後面邊走邊吃,還不時拿起酒囊津津有味地呷一口,那個樣子,就是馬拉加1最有福氣的酒店老闆見了也會嫉妒。桑喬呷著酒,早把主人對他許的諾言忘得一乾二淨了,覺得這樣到處征險並不怎麼累,挺輕鬆的。
  --------
  1馬拉加是西班牙的著名酒產地。
  最後,他們在幾棵樹之間的空地上度過了那個夜晚。唐吉訶德還折了一根干樹枝,把斷矛上的鐵矛頭安上去,權當長矛。唐吉訶德徹夜未眠。他要模擬書中描寫的樣子,想念杜爾西內亞。書裡的那些騎士常常在荒林中幾夜不睡覺,以想念夫人作為排遣。桑喬可不是這樣。他酒足飯飽,一覺睡到天亮。陽光照耀在他臉上,小鳥歡欣鳴囀,新的一天到來了。要不是主人叫醒他,他還不起來呢。起來後,他摸了一下酒囊,發現比前一天晚上癟了些,不禁一陣心痛,他知道沒有辦法馬上補充這個酒囊。唐吉訶德還是不想吃東西,就像前面說的,他要靠美好的回憶為生。他們又踏上了通往拉皮塞隘口的路程。大約三點鐘,他們看見了隘口。
  唐吉訶德一看見隘口就說:「桑喬·潘薩兄弟,我們會在這裡深深捲入被稱為冒險的事業。不過你要注意,即使你看見我遇到了世界上最嚴重的險情,只要冒犯我的人不是惡棍和下等人,你就不要用你的劍來保護我。如果是惡棍和下等人,你可以幫助我。但如果是騎士,你就不能來幫助我。這是騎士規則所不允許的,除非你已經被封為騎士。」
  「是的,大人,」桑喬說,「我完全聽從您的吩咐,尤其是我本人生性平和,不願招惹是非。可是說真的,要是該我自衛了,我可不管那些規則,因為不管是神的規則還是世俗的規則,都允許對企圖侵犯自己的人實行自衛。」
  「我也沒說不是這樣,」唐吉訶德說,「不過,在幫助我進攻騎士這點上,你還是得約束自己的衝動天性。」
  桑喬說:「我會像記著禮拜日一樣記著這點,照此行事。」
  他們正說著話,路上出現了兩個聖貝尼托教會的教士,騎著兩匹駱駝一般大的騾子,戴著風鏡,打著陽傘。後面跟著一輛車,車旁邊有四五個騎馬的人和兩個步行的騾夫相隨。後來才知道,車上是位比斯開貴夫人,要去塞維利亞,她的丈夫正在那兒,準備赴西印度群島榮任官職。教士雖然同那一行人走的是同一條路,但並不是那位夫人的隨行人員。唐吉訶德一發現他們,便對桑喬說:
  「如果我沒有弄錯的話,這大概就是前所未有的奇遇了。那些黑乎乎的東西可能是——不,肯定是幾個魔法師,他們劫持了車上的公主。我必須全力剷除這種罪惡行為。」
  「這比風車的事還糟糕,」桑喬說,「您小心,大人,那是聖貝尼托教會的教士,那輛車肯定是某位過路客人的。您小心,我跟您說,您看看您在幹什麼吧,千萬別讓魔鬼搞昏了頭。」
  唐吉訶德說:「我對你說過,桑喬,關於征險的事情你知道得不多。我說的是真的,你馬上就會看到。」說完,他衝上去,迎著兩個教士站到路中間。待估計他們能聽到自己的聲音時,唐吉訶德高聲喊道:
  「你們這些罪惡的魔鬼,把你們劫持的公主立刻放掉,否則,你們馬上就會為你們的罪惡行徑而受到正義的懲罰。」
  兩個教士勒住韁繩,被唐吉訶德的裝束和話弄得莫名其妙,說:   「騎士大人,我們不是罪惡的魔鬼,而是聖貝尼托教會的兩個教士。我們趕自己的路,不知道這輛車上是不是有被劫持的公主。」
  「花言巧語對我不起作用。我認識你們這些卑鄙的傢伙。」
  唐吉訶德說。
  不等兩人回答,唐吉訶德便催馬提矛衝向走在前面的教士。他怒氣沖沖,兇猛至極,要不是那個教士自己滾落下馬,唐吉訶德準會把他刺下馬,那就嚴重了,即使不死,也得重傷。第二個教士看到自己的同伴這個樣子,便夾緊那匹快騾的肚子,朝田野疾風般遁去。
  桑喬·潘薩看到教士落地,便立刻下驢,跑到他身邊,開始剝他的衣服。這時,教士的兩個夥計趕來,問他為什麼要扒教士的衣服。桑喬說,作為主人唐吉訶德打勝這一仗的戰利品、這衣服理所當然屬於他。兩個夥計不懂得竟有這等荒唐事,也不明白什麼戰利品、打仗之類的事情,看到唐吉訶德正在同車上的人說話,便衝上去,把桑喬打倒在地,把他的頭髮和鬍子都拔光了,還猛踢一頓,打得他躺在地上,不見氣息,暈了過去。
  那教士又驚又怕,面無血色,不敢滯留片刻,趕緊翻身上騾,催騾向逃跑的教士方向跑去。那個教士正遠遠地觀望,看這場意外的遭遇如何收場。兩個教士不願等到最後結局,便繼續趕路,一路上還劃著十字,彷彿身後有什麼魔鬼跟著似的。
  上面說過,唐吉訶德正在和車上的夫人說話。他說:
  「尊貴的夫人,您可以任意行動了。現在,劫持您的匪徒已經被我有力的臂膀打得威風掃地。您不必打聽解救您的人的名字,您知道,我是曼查的唐吉訶德,一位遊俠騎士和冒險家,托博索美麗無比的杜爾西內亞的追隨者。作為您從我這裡所得好處的報答,我只希望您能夠到托博索去,替我拜見那位夫人,告訴她我為解救您所做的一切。」
  唐吉訶德的這番話被一個跟車的侍從聽到了。他也是比斯開人,看到唐吉訶德無意放車前行,而是說讓他們回到托博索去,就走到唐吉訶德面前,抓住唐吉訶德的長矛,用蹩腳的西班牙語和更蹩腳的比斯開語說道:
  「滾開,騎士,真討厭。我向創造我的上帝發誓,如果你還不讓車走,你就是自取滅亡!」
  唐吉訶德聽得十分清楚。他十分平靜地回答:
  「但願你是騎士,正因為你不是騎士,我才沒有對你如此放肆無禮予以懲罰,臭東西!」
  比斯開人說:
  「我不是騎士?我向上帝發誓,就像你這個基督教徒向上帝撒謊一樣!如果你投矛拔劍,你就會看到『水把貓沖走有多快』!陸地上的比斯開人,在海上是英雄,面對魔鬼也是英雄!而你呢,只會胡說八道,還會幹什麼?」
  「阿格拉赫1說,看劍!」唐吉訶德說。
  --------
  1阿格拉赫是《高盧的阿馬迪斯》裡的一個人物。他常持劍說:「看劍!」
  唐吉訶德把長矛扔在地上,拔出劍,端著護胸盾,向比斯開人衝去,一心要把他置於死地。
  比斯開人一看唐吉訶德這架勢,想下騾應戰。真要打,那租來的破騾子靠不住。可是已經晚了,他只好抽劍迎戰,又順手從車內抽出一個坐墊當盾牌。兩人對打起來,彷彿是兩個不共戴天的仇敵。其餘的人讓他們別打了,可是他們不聽。那個比斯開人還結結巴巴地說,如果不讓他們交戰,他就要把女主人和所有干擾他的人都殺掉。車上的夫人被眼前的景象嚇得驚魂失魄,目瞪口呆。她讓車伕把車趕遠些,遙遙觀看這場激戰。比斯開人從護胸盾牌上側向唐吉訶德的胳膊砍了一劍。要不是唐吉訶德有所防備,早就被齊腰劈成兩半了。
  唐吉訶德覺得肩上受到了重重的一擊,便大叫一聲:
  「哦,我的寶貝夫人,絕世佳麗杜爾西內亞,請您來幫助您的騎士吧!為了報答您的恩寵,他現在正挺身迎戰。」
  說完,他握緊劍,拿好護胸盾,馬上向比斯開人進攻,決意一劍見高低。
  比斯開人看到唐吉訶德這麼兇猛地衝來,決定以勇對勇。可那騾子已疲憊不堪,並且也不習慣這類事情,依然寸步不移。比斯開人無可奈何,只好用坐墊擋住自己的身體。
  前面說過,唐吉訶德舉劍向那狡猾的比斯開人衝去,決意把他劈成兩半。比斯開人也同樣舉著劍,用坐墊擋護著自己,迎戰唐吉訶德。觀戰的人都心驚膽戰,提心吊膽,唯恐這番激戰惹出什麼事來,威脅到自己。車上的夫人和其他女僕不停地向西班牙所有神像和寺院祈禱,乞求上帝把比斯開人和她們從巨大的危險中解救出來。
  可最糟糕的是,這個故事的作者講到此時戛然而止,推諉說,除了談過的內容之外,沒有找到更多有關唐吉訶德事跡的材料。而這部著作的第二位作者實在不願意相信這部奇書會被人遺忘,不願意相信曼查的文人會如此冷漠,沒有在他們的資料或寫字檯裡保留一些有關這位著名騎士的文獻。這樣一想,他就對找到有關這個平淡故事的最後結局有信心了。天助也,他居然找到了。至於如何找到的,請看故事的第二部分1。
  --------
  1塞萬提斯最初把本書的上卷分為四部分,但後來又改變了這種做法。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