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七章 我們的好騎士唐吉訶德第二次出征

 

  這時,忽聽唐吉訶德咆哮起來:
  「來吧,來吧,勇敢的騎士們,是顯示你們勇敢臂膀的力量的時候了,現在是宮廷騎士得勢。」
  人們都循吵鬧聲趕去,其他書就沒有再繼續檢查,估計《卡羅萊亞》、《西班牙的獅子》和路易斯·德阿維拉的《皇帝舊事》頃刻之間已化為灰燼。這幾本大概都藏在剩下的那堆書裡,神甫倘若看到這幾本書,也許不會讓它們遭受這樣嚴厲的處罰。
  大家趕到時,唐吉訶德已經起床了,正繼續大喊大叫,到處亂扎亂刺,那個精神勁兒,一點兒也不像剛睡醒的樣子。大家抱住他,硬把他按在床上。他安靜了一會兒,又開始對神甫說:
  「特平大主教大人,我們這些號稱十二廷臣的人竟讓這些宮廷騎士在這場戰鬥中大獲全勝,真是奇恥大辱。前三天,我們這些征險騎士還連戰連捷呢。」
  「您安靜點兒,老兄。」神甫說,「上帝會保佑我們時來運轉的。『失之今日,得於明天』,您現在需要注意身體。我覺得您大概太累了,要不就是受了重傷。」
  唐吉訶德說:「沒有受傷,不過渾身彷彿散了架,這倒是真的。那個婊子養的羅爾丹用聖櫟木棍差點把我打散架。他完全是出於嫉妒,就因為我是他鬥勇的敵手。待我能從床上起來時,不管他有多少魔法,我都要報仇,否則我就不叫雷納爾多斯·德蒙塔爾萬。現在,先給我弄點吃的,我知道這對我最合適。報仇的事就留給我吧。」
  吃的拿來了,他又睡著了。他瘋成這樣,使大家目瞪口呆。
  那天晚上,女管家把畜欄裡和家裡所有的書都燒了。那些本應留作永久資料的書,命運和懶惰的檢查官並沒有放過它們,也燒掉了。這就應驗了那句俗語:「剛正常為罪惡受過」。
  神甫和理髮師拯救朋友的一個辦法,就是把唐吉訶德那間書房砌上磚堵死,讓他傷好後找不到那些書(說不定會病除根斷),說魔法師把書房和裡面所有的東西都帶走了。他們說做就做。兩天後,唐吉訶德起床了。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的書。可是他找不到原來放書的房間,就逐間搜尋,走到原來是門的地方,用手摸了摸,四處張望,默默無語。過了好一陣,他問女管家書房在什麼地方。女管家很清楚該怎樣回答,對他說:
  「您找什麼房,什麼東西?這裡沒有書也沒有房,都讓魔鬼帶走了。」
  「不是魔鬼,」外甥女說,「是位魔法師。您走後的一個晚上,魔法師騰雲而來。他從蛇背上下來,走進房間。我也不知道他在裡面幹什麼。不一會兒,他從房頂飛出,房間裡全是煙。待我們想起過去看看他究竟幹了什麼,已經是書、房皆空了。我和管家記得十分清楚,那個老東西臨走時大聲說,他和那些書籍以及房間的主人有私仇,對那間房子的處置隨後就可見分曉。他還說他是聖賢穆尼亞通。」
  「大概說的是弗雷斯通。」唐吉訶德說。
  女管家說:「我也不知道是說弗雷斯通還是弗裡通,只知道最後一個字是『通』。」
  「是啊,」唐吉訶德說,「那是一個狡猾的魔法師,我的大敵,對我嫉恨如仇。他先天有靈,預知過一段時間後,會有他手下的一個騎士來同我展開惡戰。我定會取勝,他卻無可奈何,所以他要對我竭盡破壞之能事。我斷定,蒼天安排好的事,他很難違拗和逃脫。」
  「這還用問嗎?」外甥女說,「可是舅舅,誰讓您去管那些事?在家裡老老實實呆著,別到處去管閒事難道不好嗎?況且弄不好的話,『毛未剪成反被剪』呢。」
  「你搞錯了,外甥女,」唐吉訶德說,「誰想剪我的毛,不等他碰到我一根頭髮梢,我早已把他的毛全都剃光拔掉了。」
  兩個女人怕再勾起唐吉訶德的火氣,不再言語。這樣,唐吉訶德在家安安靜靜地住了十五天,沒有再想出外瘋跑的跡象。在這期間,他成天向兩個老朋友神甫和理髮師作有趣的講述。他說世界上最需要的就是遊俠騎士,而且他對遊俠騎士的崛起責無旁貸。神甫有時表示反對,有時不得不讓步。如果不採取這種方法,就無法和唐吉訶德談下去。
  這時候,唐吉訶德又去遊說相鄰的一位農夫。那農夫是個好人(如果這個稱號可以送給窮人的話),就是缺少頭腦。唐吉訶德對農夫又說又勸又許願,總之,那個可憐的農夫決定跟他出走,去做他的侍從。唐吉訶德為了讓農夫心甘情願地跟他走,說也許會在某次歷險之後,轉眼之間得到一個島嶼,那就讓農夫做島嶼的總督。如此這番許願之後,桑喬·潘薩,也就是那個農夫,決定離開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充當鄰居的侍從。
  唐吉訶德然後下令籌款。有的東西賣了,有的東西典當了,反正都廉價出手,終於籌集了一筆錢。他戴上從朋友那兒借的護胸,勉強扣上破頭盔,把他打算上路的日期和時辰通知了侍從桑喬,讓桑喬收拾好必需品,特別囑咐別忘了帶個褡褳。桑喬說,定會帶上,同時,他還有頭驢很不錯,也想帶上,因為他還不習慣走遠路。關於驢的問題,唐吉訶德考慮了一下,回想是否有某位遊俠騎士帶著騎驢的侍從,結論是前所未有。儘管如此,他還是同意了桑喬帶上驢,並打算等到以後有機會,碰上一個無禮騎士,就奪其馬,給桑喬換個體面的坐騎。唐吉訶德按照那店主對他說的,帶上了襯衣和其他可能帶的東西。一切就緒之後,一個夜晚,桑喬沒有向老婆和孩子告別,唐吉訶德也沒有向女管家和外甥女辭行,就離開了村莊,沒有被任何人發現。他們連夜趕路,待到天亮時斷定,即使人們找他們也找不到了。
  桑喬帶著褡褳和酒囊,騎在驢上神態威嚴,渴望現在就成為主人承諾的島嶼總督。唐吉訶德碰巧又到了蒙鐵爾原野上,也就是他初征失利的地方。這次不像上次那麼難受了,正值清晨,太陽斜射在他身上,並沒有讓他感到疲憊。
  這時,桑喬對他的主人說:
  「遊俠騎士大人,您別忘了您許諾的那個島嶼。無論島有多大,我都能管理。」
  唐吉訶德回答說:
  「你應該知道,桑喬朋友,古時候遊俠騎士征服島嶼或王國之後,就封他的侍從做那兒的總督。這是很流行的做法,我決不會破壞這個好習慣,而且我要做得比他們還好。有些時候,也許更多的時候,他們都要等到侍從老了,不願意再白天受累、晚上吃苦地侍奉他們了,才給侍從封個不大不小的村鎮或縣區的伯爵,最多是個侯爵。只要你我都活著,我完全可以在六天之內征服一個王國,再加上幾個附庸國,你正好可以做一個附庸國的國王。對此你別太當回事。有些前所未聞、連想也不敢想的事情往往會在騎士身上發生。我給你的會比我承諾給你的還多,這很容易做到。」
  桑喬說:「那麼,我就可以在您說的某次奇跡中當上國王,我老婆安娜·古鐵雷斯至少是王后,我的兒子也成王子了。」
  「難道還有誰對此懷疑嗎?」唐吉訶德說。
  「我就懷疑,」桑喬說,「對於我來說,即使上帝讓王國似雨點一般從天而降,也不會有一個正好落在瑪麗·古鐵雷斯1頭上。您知道,大人,王后也算不上什麼,當女伯爵最好。這得靠上帝相助。」
  --------
  1桑喬說他妻子叫胡安娜,此處又稱瑪麗。在下文中,他妻子則自稱特雷莎·卡斯卡霍。
  「那你就向上帝乞求吧,」唐吉訶德說,「他會給你一個最合適的位置。不過你別太自卑。你至少得做個總督才行。」
  「我不做總督,大人。」桑喬說,「我願意跟隨尊貴的主人。所有的職位,只要對我合適,我又承擔得起,您都會給我的。」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