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塞萬提斯·薩維德拉

唐 吉 訶 德

 

第五章 我們這位騎士的遭遇續篇

 

  看到自己動彈不得,唐吉訶德想起了自己的老辦法——回想小說中的某一情節。他又瘋瘋癲癲地想起巴爾迪維諾在山上被卡爾·洛托打傷後遇到曼圖亞侯爵的故事。這個故事孩子們知道,青年人知道,老年人更是大加讚賞,深信不疑,就像篤信穆罕默德的故事一樣。唐吉訶德覺得這個情節與自己的處境極其相似,便作悲痛欲絕狀,在地上打滾,嘴裡還氣息奄奄地說著據說是那位受傷的綠林好漢當時說的話:
  你在哪裡,我的夫人?
  難道對我毫不憐憫?
  夫人也許真的不知,
  還是
  虛情假意,早已變心?
  然後,他又繼續念小說裡的歌謠,一直念到那句韻文:
    哦,顯貴的曼圖亞侯爵,
    我的舅父,長輩大人!
  剛念到這句,當地的一位農夫,他的鄰居,正巧送麥子到磨坊經過此地。農夫看到地上躺著一個人,就過去問他是誰,哪兒不舒服,何以如此傷心地呻吟。唐吉訶德認定這人就是他的舅父曼圖亞侯爵,所以什麼也不回答,只是繼續念叨歌謠,訴說自己的不幸,還有什麼皇子和他夫人偷情等等,全是按照歌謠的內容說的。
  聽了這番瘋話,農夫驚訝不已。農夫掀開唐吉訶德的護眼罩,護眼罩已經被打碎了,拂去他臉上的灰塵,認出了他,說:
  「吉哈納大人(在他尚未失去理性,由安分的貴族變成遊俠騎士之前,大概是這樣稱呼他的),誰把您弄成這個樣子?」
  可是不管農夫問什麼,唐吉訶德只是繼續說他的歌謠。這位好心人只好脫掉唐吉訶德的護胸護背,看看是否有傷,結果並沒有發現血跡和傷痕。農夫把他從地上使勁扶了起來,又覺得還是自己的驢穩當,就把他扶到自己的驢上,費力可真不少,然後又收拾好甲冑,連同斷矛一起捆在羅西南多的背上,牽著馬和驢的韁繩回村,路上仍一直琢磨唐吉訶德那些胡言亂語的意思。唐吉訶德也不好受,遍體鱗傷的身軀在驢上搖搖晃晃,不時仰天長歎,於是農夫又問他哪兒難受。看來魔鬼又適時給他的記憶帶來了故事,否則他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忘了巴爾多維諾斯,卻想起了摩爾人阿溫達賴斯被安特奎拉的要塞司令羅德裡戈·德納瓦埃斯捉住,送往要塞轄區的事呢。因此,農夫再問他感覺怎樣時,他就用阿溫達賴斯回答羅德裡戈·德納瓦埃斯的話回答農夫。這些話是他從豪爾赫·德蒙特馬約爾的故事《迪亞娜》裡讀到的。農夫聽他這麼胡說八道,簡直跟見了鬼似的,便明白了自己的鄰居神經已經不正常,於是加緊往回趕,以免讓唐吉訶德的滔滔不絕攪得心煩意亂。最後,唐吉訶德說:
  「您應該知道,唐羅德裡戈·德納瓦埃斯大人,我剛才說的美人哈麗法就是當今托博索的美人杜爾西內亞。我已經為她、正在為她並且將繼續為她創造世界上絕無僅有的最輝煌的騎士業績。」
  農夫回答說:
  「大人您看看,請恕罪,我不是唐羅德裡戈·德納瓦埃斯,也不是曼圖亞侯爵。我是您的鄰居佩德羅·阿隆索。您既不是巴爾多維諾斯,也不是阿溫達賴斯,而是光榮的貴族吉哈納大人。」
  「我知道我是誰,」唐吉訶德說,「我知道我不僅可以是我剛才說過的那些人,而且還可以當法蘭西十二廷臣,甚至當世界九大俊傑。他們的業績無論從總體看還是以個別論,都比不上我。」
  他們邊說邊走,回到村莊時天已漸黑。不過,農夫還得等天色完全黑下來,以免人們看到這位遍體鱗傷的貴族騎著這匹劣馬。農夫覺得到時候了才進村,來到唐吉訶德家。唐吉訶德的家裡熙熙攘攘,其中有村裡的神甫和理髮師,他們都是唐吉訶德的好朋友。女管家正高聲對他們說:
  「佩羅·佩雷斯神甫(這是神甫的名字),您估計我的主人遇到了什麼麻煩?他已經兩天沒露面了,馬也沒了,皮盾、長矛和甲冑都不見了。真倒霉!現在我才明白,事情本該如此,就像有生必有死的道理一樣。那些可恨的騎士小說他讀起來沒完,結果把人讀傻了。現在我想起來了,以前我經常聽他自言自語地說,要去做遊俠騎士,到各地去冒險。這些小說是教人學撒旦和巴巴拉1的,這不,全曼查最精明的人也完了。」
  --------
  1巴巴拉是耶穌在耶路撒冷被捕時的監內一囚犯。
  他的外甥女也這麼說,而且還說:
  「您知道嗎,尼古拉斯師傅(這是理髮師的名字),有很多次,我舅舅連續兩天兩夜讀那些晦氣的勾魂小說,看完後,把書一扔,拿著劍對牆亂刺,刺累了,就說自己已經殺死了四個高塔般的巨人,累出的汗是搏鬥中受傷流的血。然後,他喝一大罐涼水,才安靜下來,還說那水是他的朋友大魔法師埃斯費賢人送給他的聖水。不過,都怪我,沒有告訴您我舅舅這些瘋瘋癲癲的事,趁他還沒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之前管管他,把那些邪書都燒了。他的很多書都應該像對異教邪說那樣一把火燒掉。」
  「我也這樣認為,」神甫說,「明天一定要公審那些書,並且處以火刑,以免讓那些讀了這種書的人像我的善良的朋友一樣做出那些事。」
  這些話全被農夫和唐吉訶德聽到了。農夫這才明白唐吉訶德得的是什麼病。於是他大聲說:
  「請你們給巴爾多維諾斯大人和曼圖亞侯爵大人開門,他傷得很重;還有摩爾人阿溫達賴斯大人,他把安特奎拉的要塞司令,那位勇敢的羅德裡戈·德納瓦埃斯給抓來了。」
  農夫這麼一喊,大家都跑了出來,有些人認出這是他們的朋友,兩個女人也認出了她們的主人和舅舅。唐吉訶德還騎在驢上,下不來,大家只好跑過去抱住他。他說:
  「你們聽著,我受了重傷,這全怪我的馬。你們把我送到床上去。如果可能的話,叫烏甘達女巫來治治我的傷吧。」
  「您看,真不幸,」女管家說,「我的心靈告訴我,我主人的條腿跛了。您正好上床去,不用找什麼烏疙瘩了,我們知道怎麼給你治。那些該上百次詛咒的騎士小說把您害成了這個樣子。」
  人們把他抬到床上檢查傷口,可是一個傷口也沒找到。他說,他的傷全是在他的坐騎羅西南多跌倒時摔的。當時他正同十名世界罕見的膽大妄為的巨人搏鬥。
  「好啊,好啊,」神甫說,「這回還有巨人!我向十字架發誓,明天天黑之前我要把他們都燒死。」
  大家向唐吉訶德提了很多問題,可是他一個問題也不願回答,只是要求給他吃的,讓他睡覺,現在這最重要。於是,神甫詳細地詢問農夫是如何找到唐吉訶德的。農夫把碰到唐吉訶德時他的醜態,以及帶他來時半路上說的那些瘋話都介紹了一遍。這回神甫聽了愈發想找一天做他想做的那件事了。第二天,神甫叫上他的朋友尼古拉斯理髮師,一同來到唐吉訶德家。

 

資料收集於網上,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書由「無間盜」免費製作